平凡的爱守护不平凡的事业

2016-01-15 来源: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徐玮

我是国测一大队队员任秀波的妻子,是一名小学教师。

我跟任秀波谈恋爱的时候,他一年里就有十个多月在测绘一线奔波,不管是情人节还是生日,我都见不到他的身影。那会儿,看着身边同学、朋友成双成对,而我却形单影只,也经常不开心,跟他闹别扭,还差点因此分手。

12年前的夏天,任秀波在天津执行控制测量任务,我趁暑假去看他,也想理清楚我们之后的路怎么走。在天津测区的4天,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在这里,我看到他在炎炎烈日的炙烤下挥汗如雨,看到他晚上回到帐篷还要整理数据、挑灯计算,看到他三餐不能按时、经常以方便面充饥。最关键的是,我看到了他和队友们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仍然不改对工作的认真和执著的时候,他的头上就像有了一个美丽的光环,让我发自内心的敬佩和感动。就是在这里的最后一天,我忽然间想通了,这样的男人就算不能常伴身边,却最能给我安全感,也最值得我托付终身。不能一起过节没关系,他在身边的每一天就都是我们俩的情人节!

于是,他从天津回来,我们就做好了一切结婚的准备。可恰在这个时候,他接到了测量珠峰的任务,还是登顶队员。他对我说,“等我回来再结婚吧,珠峰地区环境恶劣、非常危险,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会耽误你的。”所以,他坚持要推迟婚期。我开始不同意,可是拗不过他。后来才知道,珠峰登顶的死亡率超过30%。也正因为如此,从他出发的那天起,我就一直提心吊胆。珠峰地区打不通电话,我就天天买报纸、看新闻,神经质一样关注他们的一切情况。

有一天,我听队里的人说,在登顶测量过程中,任秀波为了操作仪器,脱掉了手套,我瞬间大脑一片空白。在零下40多度的环境里,极度高寒低压,没有手套的保护,双手会冻坏死,甚至会截肢的呀……

他现在怎么样?手有没有受伤?这样的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我四处打听,却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我急得直掉眼泪,好几天吃不下、睡不着。当时,我在日记里写到:“我愿用自己的一切换得你平安归来,手坏了没关系,只要人没事,以后我就是你的双手”。

最终,任秀波和队友们不负众望,将重力测量推进到了7790米这一前所未有的高度,为精确测定珠峰高程奠定了基础。而他也安然无恙,这时,我一颗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来。

我的丈夫虽然常常不在身边,但只要一回家,他总是带着天南海北的特产,只要别人说好,他就买下来,好让我和孩子尝一尝。有时,我累了、烦了、病了,也对他有怨言。可是,当他完成任务、星夜兼程赶回家、平平安安站在我的面前时,我这心里就只剩下高兴了,一句埋怨的话也说不出口。他在野外是一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可在家里,他又是一个柔情似水的好丈夫、好父亲。他总觉得,常年在外作业,不能陪伴我在身边,亏欠于我和孩子。我劝他,这是你的工作、你的事业,我嫁的就是一个测绘队员啊!

其实,在国测一大队,有很多队员的妻子,几十年如一日,默默支持着丈夫,用瘦弱的肩膀扛起家庭的重担;有很多队员的父母,常年只能见到孩子寥寥数面,无数个日夜在牵肠挂肚中度过;有很多队员的孩子,他们的出生和成长少有父亲的陪伴,却一直被父亲的爱包围、被父亲的精神感召。他们都是国测一大队队员的家属,虽然默默无闻,却是这个集体坚强的后盾。正是他们的坚守,成就了这支战无不胜的英雄队伍。

老队员焦天孝的妻子潘西琴大姐,是队里出了名的好媳妇。潘大姐性格开朗,为人热情。队里谁家有困难,她都全力帮忙。

在丈夫跑外业的几十年里,她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常年生病的公婆,抚养年幼的孩子,其中的艰辛难以想象。可她经常挂在嘴边上的话却是:“老焦他们干的是大事,国家的建设和发展离不了他们,我不能让他因为家里的事分心。”朴素的话语,饱含着她对丈夫的理解、对测绘的深情。

潘大姐的婆婆去世时,丈夫正在新疆茫茫的戈壁开展作业,没能回来送送母亲。老人家弥留之际,含糊不清地喊着天孝的名字。潘大姐拉着婆婆的手,边哭边说:“妈,我知道您是在等天孝,可他因为工作赶不回来,他有他的责任啊。您别怪他,媳妇替他送您了,你就放心吧”。

1991年,国测一大队因为功绩卓著,受到国务院通令嘉奖,潘大姐作为家属代表也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这可让潘大姐在朋友中出了名,人人都羡慕她,她也感到莫大的荣耀。她总是说:“我找了老焦这个测绘丈夫,虽然辛苦,却也有很多你们不知道的幸福。只要他一回来,我就会受到女皇般的待遇呢,啥都不让我干,接送孩子,买菜做饭,甚至针线活,他全包了。我们一家老小都爱吃他烧的糖醋鱼、小酥肉,很有饭店大厨师的水平呢”。

这些年,潘大姐在悉心照顾老人的同时,也不忘对孩子的教育和培养,他的儿子现在已经是西安交通大学系统研究所的一名博士研究生了。

测绘队员高付才的女儿,出生不久被确诊为“脑瘫儿”。高付才对妻子王锦说:“也许康复的机会很渺茫,但是,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们就不放弃”。从此,这对普通的夫妻患难与共,各自承担起超出常人几倍的重任。女儿一岁前天天打吊瓶,孩子幼小的身体上布满了针眼。就在这个时候,丈夫接到了出测任务。两难之际,王锦坚定地对丈夫说:“孩子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好的,工作却不能等,家里有我呢,组织上也一直在照顾我们,你就放心走吧。”就这样,丈夫强忍心痛、饱含泪水,奔赴到了测绘一线。

2009年的冬天,由于孩子的严重病情,王锦每天都要夜里两三点到医院挂专家号,再回家和70多岁的老父亲一起,带着孩子去看病。那段时间,她的丈夫在执行港珠澳大桥施工测量的紧张任务,一直坚守在作业现场、无法离开,连春节都没能回家。在给妻子的电话中,丈夫的话语满是愧疚、满是感激、满是爱意。这些年,高付才在妻子的全力支持下,强忍着心底深深的伤痛,把全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任务。2011年,他获得全国测绘职业技能大赛第4名的好成绩,并被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授予全国技术能手的光荣称号。

王锦说,“测绘队员虽然大多数时间在野外作业,但他们责任心强,诚实可靠。嫁给他们呀,再苦再累也心甘。”

作为女人,谁不向往丈夫在身边无微不至的呵护?作为父母,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常伴左右?作为孩子,谁不渴望在父亲的陪伴中长大?可外业测绘队员经年累月远离亲人、风餐露宿,用双脚丈量祖国大地,用仪器测绘秀美山河,舍小家、为国家,付出了全部青春和热血。他们的家人也在经历了埋怨、无奈、理解之后,终被他们的敬业精神和崇高品格所感动,终将不满和埋怨都化作了全心全意的支持!

去年“七一”,习近平总书记给国测一大队6位老队员回信,身为队员家属的我们,也非常激动。这不仅是对国测一大队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褒奖,也是对我们多年来任劳任怨、默默坚守的肯定。这一刻,我们从内心深处升腾起无限的荣光,我们觉得,付出和守候得到了最丰厚的回报。身为测绘队员的家人,我无怨无悔,作为测绘队员背后的女人,我倍感骄傲!

(中国测绘报2016年1月15日第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