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豪,我是新时代测绘人

2016-01-15 来源: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赵越

我是国测一大队的一名青年工程师。

我对测绘有着与生俱来的特殊感情。因为我的爷爷和父亲都是干测绘的,从小我就经常坐在爷爷、父亲的身边,听他们讲野外出测的故事,那茫茫戈壁,雪域高原,还有工作中的兄弟情深,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埋下了对测绘深深的热爱,所以在填报高考志愿时,我的第一志愿就是测绘专业。大学毕业后,我没有选择待遇丰厚的外企,没有选择环境优越的沿海地区,而是选择了在父辈们心中,在测绘人心中的尖兵铁旅——国测一大队。

父辈的言传身教,让我知道,选择了国测一大队,就选择了一份责任、一种奉献。而今,我已在国测一大队工作了近10个春秋。10年走过来,我才知道,原来茫茫戈壁,雪域高原不只有壮美的景色,还有漫天的风沙、致命的雪崩和难以言表的孤寂。但越是体味到了这些酸楚与豪迈,我就越敬佩老一辈测绘人,就越热爱所从事的测绘工作,就越要把这份事业继承好,把国测一大队的精神传承好。

在国测一大队,35岁以下的年轻人占了60%。别看我们年纪小,但是对工作、对现代科学技术更有着一种执著和不服输的劲儿。在执行港珠澳大桥控制测量中,为了使长达29.6公里的大桥精准对接,需要进行海上长距离、毫米级精度的高程传递,这可一直是测绘行业难啃的硬骨头,这在世界测量史上还没有先例。面对这一难题,我们年轻的技术人员无惧无畏,创新技术方法、优化观测设计,经过一系列艰苦努力,使最终的测量成果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填补了建设现代特大型桥梁的测量空白。前来“观战”的香港同行深有感触地说:“这么高的精度、这么快的速度,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在国测一大队,党组织充分发挥战斗堡垒作用,党员永远冲锋在前,吃苦在前,在艰苦的作业环境中,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实施阿尔及利亚高速公路项目的测量任务时,由于大多数地方车辆无法通行,70多名年轻的测绘队员在非洲的深山密林、烂泥沼泽、荆棘丛中艰难行进,每走一步,都要耗费很大的力气,选点、埋石、测量等工作更是举步维艰。在项目实施中,党员组成“突击队”,充分利用先进测量仪器,连续奋战3个多月,提前完成了任务。几个月下来,负责保护我们的阿尔及利亚武装军警竖起大拇指,敬佩地对我们说:“中国人,了不起!”

2004年,队友何志堂与张世伟承担了南极地区的绝对重力测量任务。在南极近4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常常身背几十斤的重力仪,凌晨4时出发,踏着没膝的积雪,顶着七、八级的狂风,跋涉五、六个小时,找到测量点。有一个观测点在长城湾对面的韩国考察站,必须乘坐橡皮艇穿越14公里的海面才能到达。海上风大浪高,水手们轻易不愿出海。何志堂耐心做工作,置危险于脑后,义无反顾带头跳上小艇。水手长被打动了,协助他们三次出艇执行任务。最后一次返回时,橡皮艇几次差点倾覆。完成计划任务后,何志堂说:“来一趟南极不容易,测量数据只有不足、不会多余,我们利用这段时间再建一个绝对重力点吧”。尽管这意味着工作量将增加一倍,但两人立刻行动起来,他们抢时间进行设计、选点、搬运仪器、测量计算。就这样,通过他们的不懈努力,首次建立了我国南极高精度重力基准,为南极科考提供了重要科学数据。

2006年,为了填补我国西部无人区1:5万地形图的空白,大队深入西藏、新疆、青海,纵横于大漠戈壁,奋战在雪域高原。尽管现在的装备比过去先进,但在这片广袤的大地上进行测量,队员们还是要时刻面对大自然的严酷挑战。小组长周喜峰说:“经常是刚搭起帐篷,准备在里面做饭,结果一阵狂风过来,帐篷瞬间被掀翻。睡袋也常被浇得又湿又凉。”环顾四周,不是茫茫的戈壁,就是荒芜的山野。队员王涛说,那是一种无法想象的孤独和寂寞。两个人一组,一开始还能说说话、聊聊天,到后来便无话可说,坐着就默默发呆。早上起来要是能看见一只动物,也会欣喜若狂。

尽管环境恶劣、条件艰苦,大队年轻技术人员和参与西部测图工程的科研人员一道,想方设法,创新技术手段,攻克技术难关,首次采用卫星遥感影像、实施大规模数字化测图,首次采用干涉测图技术、开展多云雾高山区地形图测绘,首次建立测绘生产安全监控系统,最终实现了工程建设“零伤亡”。 2014年,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的世界地理信息论坛上,西部测图工程荣获世界地理空间信息杰出工程奖。

千年古塔——西安大雁塔,塔顶至今已偏移约1米。为了保护大雁塔,西安市政府对大雁塔变形监测与保护进行招标,并提出了测量精度1毫米的严格要求。之前从没有哪家单位在高层建筑物变形监测中突破3毫米的精度,史无前例并不代表无法超越。中标后,大队技术人员废寝忘食、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实验,首创了微分观测方案和全新数学模型。为这位“千岁老人”进行“体检”,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想在塔上安置测量觇标和棱镜,测绘队员需要像壁虎一样,身体紧贴塔身,踩着窄窄的砖檐,一点一点挪步。惊险的动作让游人都不禁发出惊呼。盛夏的正午,太阳晒得人的头皮发烫,而我们要在炎炎烈日下进行持续观测,往往一待就是一整天。目前,西安市政府根据我们的观测成果,采取有效措施,已经使大雁塔在经过近300年的倾斜后,开始缓慢回正。

2015年8月12日,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突发特大山体滑坡灾害,65人失踪。大队长肖学年带领8名新生代测绘队员,组成监测分队星夜赶赴滑坡核心区域,冒着落石危险,快速获取了滑坡土方量及被毁建筑等重要信息,并利用三维实景和0.01毫米精度的合成孔径雷达技术,实时监测山体稳定性。队员们不分昼夜,紧张观测,认真计算,随时报告山体形变数据及任何可能发生的紧急状况。为现场数百人员、大量工程设备以及救援工作保驾护航,避免了可能的次生灾害带来的更大损失。

作为年轻人,谁不向往五彩斑斓的都市生活,谁不留恋花前月下的浪漫时光?当在一天的测量任务结束后,吃着高原永远烧不开的水泡出的硬硬的方便面的时候,我也想念妈妈煮的热气腾腾的饺子;当在荒无人烟的野外,孤独寂寞,电脑里储存的电视剧我能够背下来每一句台词的时候,我也想跟家人围坐在餐桌旁吃饭、聊天;当在繁华的都市,浑身泥土,一身汗臭地施测于车水马龙中的时候,我也羡慕从身旁走过的一对对情侣,能够手挽着手去看一场电影。但我知道,我不能!因为我是测绘人,我是国测一大队的一名队员,我的岗位是脚下的大地,我的责任是记录好成千上万个数据、分毫不差地读取每一个坐标,为国家重大工程建设、航空航天、国防安全贡献我的绵薄之力。

经过61年的不懈努力,如今国测一大队拥有了一大批现代大地测量科研成果、高素质工程技术人才和高精尖装备的现代化队伍,形成了天空地一体化的信息化测绘能力,服务保障作用日益彰显。

看今朝,中国测绘成功打造了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天地图”,全面开展了数字城市、智慧城市建设,第一次全国地理国情普查工作,开启了以资源三号测绘卫星为核心的自主航天测绘新时代,发展了以位置服务、互联网地图、北斗导航应用、先进测绘装备制造为代表的地理信息战略性新兴产业,为西气东输、南水北调、抢险救灾、城市建设、社会管理和人民生活提供了有力保障,并在国际测绘地理信息舞台上发出了中国最强音! 

作为新时期的测绘人,我们不仅需要攀登大自然的峻岭险峰,更需要攀登测绘科技的高峰。我们将始终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教导,传承“热爱祖国、忠诚事业、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测绘精神,不负重托、不辱使命,再立新功、再创辉煌!让国测一大队这面英雄的旗帜高高飘扬、永远飘扬!

(中国测绘报2016年1月15日第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