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高原一等水准测量现场见闻

2014-08-15 来源: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赵文郁

    连绵的神山与纯净的圣湖遥遥相映,五彩的经幡与展翅的雄鹰迎风起舞,湛蓝的天空下一群测绘队员熟练地操作仪器,照准标尺读数,成为青藏高原上一道靓丽的风景。这是时隔20年后,我国在这片世界平均海拔最高的净土上进行的第四次国家一等水准测量,标志着国家现代测绘基准体系基础设施建设一期工程进入攻坚阶段。
    西藏、新疆、青海一等水准环观测时间紧、任务重、难度大、条件恶劣。这项艰巨的任务由我国一等水准观测外业生产技术水平最高的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二、三大地测量队承担,共投入了200余名具有丰富水准观测经验的测绘队员和60余套仪器设备车辆,计划自今年5月起,在5个月内完成全部观测任务。
    近日,记者跟随国测一大队一中队来到西藏测区,记录下测绘队员在高原作业的足迹。

四入藏区测水准

    “西藏、新疆、青海水准环是我国线路最长、覆盖国土面积最大、世界平均海拔最高、自然条件最恶劣、高差最大和施测难度最大的水准环线,全部采用‘人走步量’的方式完成观测。”项目部主任、国家基础地理信息中心副主任王东华介绍。根据国家规范要求,一等水准应每隔15年复测一次,因此自20世纪70年代起,我国已对西藏、新疆、青海水准环线进行了3次观测,最近一次是在1991年至1996年。
    参加过上次一等水准观测的国测一大队老队员张明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只说了一个字——苦。据他介绍,当时的观测工作受人员、设备和车辆的限制,5200公里的观测长度仅投入了7个作业组,加上后勤保障人员共计80余人,主要车辆是东风卡车。“当时西藏的公路还没有修好,主要是砂石路,一天下来,人人被颠得浑身散了架一样。过河的一瞬间,河水能漫到驾驶舱。有时忙得一天都吃不上口热乎饭,只能靠吃方便面充饥。”
    说起这次参加水准环线观测,他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现在西藏到处是笔直的柏油马路,大大节约了时间,我们的住宿条件也改善很多。东风卡车也退休了,现在作业队全部配备了高性能的越野车和面包车。上次测量主要使用光学仪器,不但很重还需要人工读数。这次已经全部换成数字水准仪,观测时间和质量都有了很大提高,加上观测队员高超的技术,真是如虎添翼啊!队里还专门为每个小组配了一名厨师,我们现在每天都能吃上热乎的三顿饭。”

万事俱备入高原

    主要负责本次西藏境内水准环线测量的国测一大队一中队队长郝宗泽告诉记者,大部分作业队员从未在高海拔地区工作过,因此,他们在入藏前做了充分的准备。派出先头小组到西藏、新疆等作业区域踏勘,在年初准备会上,将早已摸清的住宿、水源、加油、后勤补给等信息报告给大家,为工作顺利开展节约了大量时间。
    从陕西出发前,测绘人员在秦岭山脚下进行了为期20余天的体能训练与专业技能培训,根据每个测绘队员的不同身体情况和工种做了针对性训练,其中包括作业员如何在大风等恶劣天气中高效使用仪器,厨师如何使用高压锅做出营养均衡的饭菜,司机如何应对高原复杂的地形等。入藏前,他们还特意带领队员们参观了国测一大队荣誉室,感受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光荣传统。在本次派出的20个测绘小组中,90后占了80%,入藏两个月来,没有一个人退缩,全部坚守在作业第一线。
    郝宗泽自从今年4月入藏以来,就马不停蹄地奔波在藏区,50多天才能将在西藏作业的20个小组全部跑遍。当被问到现在最担心的问题是什么时,他毫不犹豫地说:“是队员的安全。现在最害怕半夜收到小组打来的电话,生怕队员出现突发情况。”
    记者发现,在测绘队伍中,有一个人始终打着一面红旗,向过往的车辆挥舞示意,车辆看见红旗后,很快降速行驶,安全经过作业队伍。郝宗泽告诉记者,这是队里新增加的安全员,因为高原车少人少,车速较快,这样可以确保测绘队员的安全。

尽职尽责成大业

    “小白”是大家对国测一大队一中队18分组组长白宗昌的爱称。记者赶到驻地时,他正忙着为测量队员们准备午饭。
    小白直说自己不善言谈,但一谈起这次水准环测量就变得滔滔不绝。他说,在西藏每天工作9个小时。5、6月正值西藏的雨季,几乎每天下午都会下起一阵雷阵雨,如果作业时突遇暴雨,他们只能到车上避雨,雨停了就立刻继续作业,这样才能保证不耽误工程进度。没有下雨的日子里,高原狂风肆虐,队员们作业时很难站稳,但谁也没有抱怨过一句,都忍着寒冷坚持作业。
    这次是小白第二次进藏,2008年参加西部测图的时候他并没有高原反应,但这次水准测量,每天要扛着约20斤重的仪器,提着约20斤重的尺桩,在路上步行10公里,他的体力很快就透支了。他接连受到嗓子疼和呕吐的折磨,开始为了不耽误工程进度还在强忍,后来病情持续加重,连续3天3夜没闭过眼,嗓子发不出任何声音,只好去医院做咽部雾化。为了使病情快速好转,他要求医生为他输液,但医生严厉地说:“命都不要了,不怕肺水肿吗?”10天后,他刚勉强能发出声音了,就马上回到小组继续作业。
    当大家为他的敬业精神竖起大拇指时,他却连连摆手。他告诉记者,小组来到西藏后,每个人身体状况都不好,有人嗓子疼、呕吐,有人头疼,之前他们在海拔5000米的定日县作业,当晚整个小组都睡不着,但每个人都咬牙坚持下来了。
    “说不出话的时候不敢接家人的电话,只能发短信说正在工作呢,怕他们担心。但我从没想过放弃,只想着一定要坚持下去,要把这个任务圆满完成。”小白用嘶哑的嗓音说,已被高原强烈的紫外线晒得黝黑的脸上扬起笑容。(压题图片 吴江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