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凌晨涕泪双流

2015-06-30 来源: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侯振荣

    “2014年6月24日,难忘没有面子的一个清晨”,这是我当天日记的开头语。
    这一天,是我随5名地理国情普查队员出征青藏高原,进行二次外业核查的第6天,是进入测区后的第二个驻地——海拔4700多米、地处羌塘高原中部的西藏那曲地区申扎县。
    早上5点多,天还没亮,自己就怎么也睡不着了。这些天我一直和中队长吴学峰住一个房间,听着学峰均匀的呼吸和轻微的鼾声,感觉着他那劳累过后安然的睡姿和神情,几天来的难忘经历,如同电影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16日从哈尔滨出发奔赴西藏,在拉萨休整、准备了两天,19日驱车离开拉萨进入高原测区,大家立即投入到了紧张、艰难的外业核查中。当晚9点多,4路人马才陆续抵达第一个驻地班戈县,楼上楼下搬运东西两个来回,一个个都已经吃不消了,四十几级台阶爬一次要歇上几歇,喘上几喘。安顿好后一起去饭店(到西藏没有自己起火做饭的条件,也没有时间,所以只能吃饭店),饭菜上来,刚吃几口王春阳就因为高原反应开始呕吐,几个人赶紧把他送回房间。其他人也都不同程度地承受着缺氧带来的反应,勉强用完晚餐,精疲力竭地回到驻地。等缓过劲来,躺到床上已经半夜了,又要开始为第二天的核查做准备。第二天学峰早早起来,给每个人测血氧、量血压,几个人因血氧饱和度严重不足而脸色苍白、嘴唇发紫、头晕恶心,不得不吸氧、吃药。赵利起床后,血氧值太低,赶紧吸上氧气,由于反应强烈,早饭一口都没有吃,稍感觉体力恢复后,带上干粮毅然出发了。之后的几天里几乎都是这样,只要动起来,就会感到呼吸困难,而尽管遇到各种各样的身体不适,大家咬着牙坚持再坚持。去年这个中队10多个人连续在高原奋战两个多月,副中队长邹广宇暴瘦了四十几斤。
    那时,每天一出测就是十几个小时,回到驻地几乎都是天黑以后。那一路山光草色、秀水柔云、清风朗月勾勒出的自然美景根本无暇欣赏;吃饭、睡觉、行走,这些最平常的动作在高原都要付出体力;拍摄样本、测定检查点时如果走上几十米就会呼吸不畅。而我们这些队员都是只做不说,从来不去描述、不去表白,更不会去炫耀,不善于或是不屑于谈论自己,把苦涩埋在心底。他们那份恬淡自然、随遇而安,那种无欲无求、勇往直前,让人动容!5个人平均年龄不足28岁,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测绘人战胜困难的勇敢精神和一往无前的豪迈气魄;从他们身上,我汲取到了一种无声的正能量。反思自己,作为一名院领导,又为他们做过什么、着想过什么呢?设身处地,如果这里面有自己的孩子,我会多么揪心啊!……想着想着,鼻子发酸,眼泪就怎么也控制不住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参加工作近四十年,还从未这样过,感动、心痛、纠结、自责,百味杂陈。啜泣声还是把学峰惊醒了,也吓到了,他赶紧开灯起来,吃惊地问:书记咋的了?我抽噎着说,没事儿,早晨睡不着,回想这几天的经历,你们太不容易了!太难了!去年的两个多月是怎么熬过来的呀!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怎么也想像不出这里会这么艰苦,我这是感动的,今天就算释放一下吧,有点丢人了。学峰边拍打我后背边安慰我,书记别这么说,也别为我们担心,这点苦、这点累真的不算什么,这些年都习惯了。非常简单的话语,听来是那样的实在和感人。
    情到深处难自禁。对于我,这是一次感情上的碰撞,是一次心灵上的震撼,我也问自己:这是怎么了?一个年近花甲之人,怎么还会这样激动?还这样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我想,正是这些最普通、最平凡的外业人,用他们无声的行动,触碰了我不是很脆弱的泪腺,为他们流下百感交集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