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塘之夜

2015-06-30 来源: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闫志学

    2013年,我大学毕业后来到黑龙江第三测绘工程院工作,参加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地理国情普查。幸运的我刚上班,就被安排到西藏那曲测区从事外业工作。2014年,我院开始对2013年西藏国情普查任务进行二次核查,我们五中队第二次来到西藏这片熟悉的土地上,继续普查项目的后期工作。在完成了班戈县的任务后,中队领导要我跟一名司机先行去申扎县寻找驻地。
    一路坎坷,经过6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到了申扎县城,按照地址来到了羌塘宾馆。一进院子,我们就看到满地的大块碎石和一幢简陋的二层小楼,厕所在院子的拐角处。服务员带我们来到了小楼的二楼,门都是紧紧地锁着,貌似没有什么人住。我们来到房间一开门,就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门旁边是大大的铁炉,旁边有一桶干牛粪。看到眼前的景象,心里顿时凉了下来——眼看这是要靠烧牛粪取暖了啊!
    我们出去吃完饭回来,天已经暗下来。回到屋里感觉有些冷,便开始点炉子。但是我俩以前都没点过牛粪,只能一点一点琢磨,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才点着了一点,屋里满是烟。楼上还是只有我们两个人,整个楼道空空荡荡的,走廊的坏窗户随着外面的大风发出奇怪的声音,时不时还有铁门的撞击声,让人心里直发毛。房间的门也关不严,风一股脑儿地往屋里钻。我们两个都没有睡觉的心思,一直开着灯,我跟司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盼着天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半夜里,我被冻醒了,看了下表,知道已经睡了5个小时。起来发现,原来是炉子灭了。外面狗叫个不停,好像很多狗在比赛,一个比一个叫得凶,白天没发现这么多的狗,晚上都出来了,看来夜晚是属于这些野狗的天下。而我这个司机哥们儿倒好,鼾声大作,好像没事一样,可怜我脑袋露在外面,感觉凉飕飕的,本想起来上趟厕所,可一推门,窗外漆黑一片,走廊里冷清,外面野狗在叫,想想白天趴在院子里的狗,厕所在院子的拐角处,我彻底打消了上厕所的意图。这么一折腾,就怎么也睡不着了,没办法,只好起来自己生炉子。好在我家是农村的,有点经验,先找了几张废纸,用手把干牛粪架好,盖好炉盖,点燃纸,找了一张硬纸壳,当作扇子对着火苗扇,牛粪终于慢慢地着了起来。我在地上的水桶里灌了一壶水,放在火炉上,然后坐在火炉旁,烤着火,心里好像打翻了五味瓶。就这样我一直坐到天亮。早上的天是那么亮、那么蓝,给人以无限的遐想,回想起昨夜的情景心里还有点害怕。但一想到今晚大部队就会到来,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
    羌塘这一夜,其实对我们五中队参加过2013年地理国情普查工作的作业员来说,是再寻常不过的。去年我们在西藏高原一干就是两个多月,每个人都经历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这才是让我们最难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