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突围

2015-06-30 来源: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李佳奇

    2014年4月12日,在浙江省泰顺县筱村镇某处偏僻的山区,浙江省第一测绘院的龚旭峥正独自一人在野外开展普查工作。普查图纸显示这里山峦起伏,沟壑纵横,为了避免发生意外,他特意请了一名当地的向导引路。
    “路太偏远,我不走了”,向导停下脚步,不耐烦地摇着手中的帽子。“可是,之前说好的呀?”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龚旭峥显得有些错愕,睁大了满是血丝的双眼。“路不好走,这山沟沟本地人都不去的,我帮不了你”,向导把帽子往地下一扔,干脆靠着树干坐下不走了。眼前,依稀可辨的羊肠小路弯弯曲曲地朝前延伸,一直消失在山沟密林深处。龚旭峥掏出手机看了一眼,3点14分,今天的普查任务还没完成,得利用傍晚不多的时间赶紧完成这一片区域的普查。龚旭峥皱了皱眉,伸臂擦了下额头上汗水,独自朝着这条没有尽头的小路走去。
    路越来越难辨,越来越不好走。龚旭峥手里的图纸画得密密麻麻,他边走边对照着四周环境,脸上的汗珠正滴滴答答地往下掉。
    连续两个月来,35岁的龚旭峥马不停蹄辗转浙西南的松阳、泰顺、云和、景宁等地开展质量检查工作。然而,测区的工作形势远比他预料的还要复杂许多。由于任务提交的期限日益靠近,普查队员顾不上休假,白天步行几十公里,晚上还要熬夜整理数据,身心早已疲惫不堪。虽然老实憨厚的队员们嘴上不说什么,但普查队伍的士气正开始一点点地回落,龚旭峥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上交图纸的日期悄然来临,为了重振队伍精神,龚旭峥要求项目负责人争当先锋,主动挑难的图来检查。自己更是以身作则,率先挑选了一批最难的图进行野外核查,这个偏僻山沟正是他核查的图幅范围。
    4点05分,手机信号忽有忽无,像风中摇曳的烛火。
    林子越走越密,龚旭峥实在没办法将眼前的场景跟那张脉络分明的图纸对应起来。他抬起头,周围没有半个人影,手机里那一两格微弱的信号已悄然不见,他紧锁的眉头拧巴得更厉害。一阵凉风袭来,林里深处便窸窸窣窣地响起来。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警惕地察看周围,焦虑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样茂密的林子里常常潜伏着各类毒虫毒蛇。他随手折下一根树枝,小心翼翼地往前探路。
    4点50分,手机没有任何信号反应,像一块冰冷的石头。
    耳边传来潺潺的流水声,他欣喜地朝着流水的方向走去,拨开眼前的树叶一看,原来是山谷出水的地方。这是个约十余米深的山谷,周围的山壁陡峭得可怕,谷中央的大石头长满了墨绿色的青苔。他有些失望,正想往回走,但是身后的林子里不停地发出嘶嘶的声音,仿佛有东西正在慢慢靠近。他扔下手中的树枝,爬上了那块满是青苔的巨石。
    5点35分,手机仍然没有信号,电量只剩下了15%,红色的指示灯开始不停闪烁,更加剧了他内心的不安。龚旭峥索性关掉手机,双腿岔开站在巨石上,扯着嗓子叫喊起来。“来人啊……”急促的叫喊惊动了蛰伏在不远处丛林树梢的鸟群。一只只灰白色的山雀宛如脱弓的箭,嗖嗖地从墨黑色的密林里钻出,在半空中噗嗤地拍打着翅膀,从容地贴着山壁飞出。“来人啊……”回声在静悄悄的山谷回荡,没有一点点回应。
    怎么才能脱险?那种陌生而熟悉的无助感无声袭来,龚旭峥失落地坐在石头上,那种曾经有过的恐惧正恶狠狠地敲打着他的内心。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压抑的情绪在他心头翻滚着,龚旭峥胸口发闷,呼吸有些困难。“困难越大就越需要勇气”,脑里闪过那句他时常勉励自己的话,这句话像闪电一样穿透他整个身体。他嚯地一声站了起来,忍着嗓子的疼痛又一次次叫喊起来。突围突围,他想起了主动请缨接下最累最难的图,队友们的眼神随之变得坚毅起来。突围突围,他的声音似乎穿透这黑漆漆夜幕,正飞出这冰冷冷的山谷。突围突围,他想起了母亲念叨着他要有出息,要给国家出力……不知过了多久,黑乎乎的林子里隐隐约约传来声音,他赶忙重启了手机,边举手摇晃边做出回应。两支手电筒的光朝山谷这边缓缓移动,是测区的队友。
    7点03分,下山的路轻松了许多,特别是在队友的陪伴下。嗡嗡……手机震动起来,龚旭峥心跳得厉害,他小心翼翼地点开了信息:“哥,老妈手术很顺利,正在休息,不用太担心,小妹。”读完这条信息,龚旭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没事吧,龚组长?”一名队友转过身,关切问道。“没事,谢谢你们。”他拍了一下队友结实的肩膀,露出了久违的轻松笑容。
    他们仨缓缓地前进,夜还很长,脚下的路还在继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