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查锻炼了我们

2015-06-30 来源: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彭勃

    2014年,我刚刚来到单位,就赶上了全国第一次地理国情普查。这让我有种测绘行业的使命感。为了顺利完成任务,我们工程院的普查人加班加点,日以继夜,这里面发生了很多有趣感人的故事。
    有一天,家人打电话说姥爷生病住院了,因为情况紧急,他们把姥爷送到了附近的医院。小姨打电话来,而后弟弟也问我能不能回去。我沉默了,没有立刻回复去或不去,回或不回。此时的我真的不适合离开。幸好经过及时诊治,姥爷的病没有大碍。出院的那天我给姥爷打去电话,姥爷特别理解我,没有任何抱怨,只希望我好好干,还一再叮嘱我出门在外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想想身边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应该很多吧……在那段忙碌的日子里,努力、付出、辛苦,这一切笑笑就过去了,唯独这件事却让我记得很深。在整个故事里面没有眼泪,也没有埋怨。只在心里有一份愧疚,更有一份理解、一份支持和一份期盼,被融化在了这深深浓浓的亲情中。
    还有一次,就是徒步行走腾格里沙漠的事了。以前总觉得沙漠都是在方圆几百公里见不到人的地方才会有。拿到影像底图知道要去沙漠里面调绘固沙灌草,说实话当时心里挺抵触的。默默估算了下距离,5公里。按照正常1公里20分钟的速度,5公里也就100分钟而已。可是到了实地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了。正当酷暑,行走在软软的沙子上那叫一个慢啊,矮小的沙包都成了无法逾越的高山。我还特别无知地问了司机师傅,这就是传说中著名的腾格里沙漠?老师傅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我仔细地打量着周围,试图设计出一条完美的线路,但发现到处都一个样。也不知道是因为第一次来到这种大沙漠的强烈好奇心还是极度想证明自己的原因,我走得飞快。开始还挺得住,越往后越难,步履蹒跚,汗如雨下。途中还跌倒了几次。当我艰难地走完这5公里的时候,发现已近6个小时,这和我预想的完全不一样。最有意思的是从软沙到硬路,自己已经不会走路了,一颠一颠的。回去的路上,坐在车里我就想,老前辈们当年是怎么一个条件来干测绘的,交通的不便利,设备的不先进,要比现在的我们干这个行业辛苦很多很多。想到这点,我不由心生敬意。
    地理国情普查工作还在继续,故事还在发生。过去动人的一幕幕场景,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回放。一路走来,真心感谢在地理国情普查这个项目中同事之间的齐心协力,家人的默默支持,大家的无私奉献和辛劳的付出。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才能使今天的我们,今天的测绘人走得更稳一些,更远一些,更快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