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绘人的期盼和骄傲

    《中国测绘报》正式出版发行后,作为一个老测绘,我手捧测绘人自己的报纸,心中真是无比激动、无比自豪,因为这是广大测绘人久久向往的。
    我是大地测量工作者,在上世纪50至70年代里,我和我的战友们,在祖国大江南北的崇山峻岭、森林草原、雪山冰谷、戈壁沙漠,夜以继日地进行精密大地测量。然而,由于我们的测区大多荒无人烟,交通闭塞,加之那时的通讯设备落后,许多测量组连收音机都没有,不要说对外部世界的情况知之甚少,就是对我们测绘同行们的信息也了解不多,因而,那时我们就幻想着,将来能有那么一天,测绘人会看到自己的报纸。
    1986年春,国家局为庆祝建局30周年,拟拍摄电视片《测绘春秋》,我与郑州测校的党委书记和黑龙江测绘局的一位高工,奉命前往北京,共同撰写电视片脚本。那时,我们在创作中,就曾向国家局有关部门提出建议,希望国家局能创办一份报纸,作为测绘行业互相学习、交流、促进的纽带和桥梁。1989年春,我参加中国测绘学会科普委员会文学创作组,大家在北京审稿,编辑测绘文学作品集《经纬魂》。在此期间,文学创作组的同志又议论起国家局办报之事,并再次向国家局有关部门领导提出建议。
    1992年秋,《中国测绘报》试刊,1993年初就正式出版发行。作为测绘人和文学爱好者,我由衷地感到高兴与欣慰,多年来的期盼和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
    自从《中国测绘报》创办以来,我一直是热心读者,受益良多,并且还非常荣幸地被推荐为首批兼职记者。这些年来,我亲眼目睹了报社逐步走向成熟的全过程。如今的《中国测绘报》,可谓内容丰富,多彩多姿,图文并茂,令人爱不释手。它不但是测绘人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也引起众多外行人的青睐和关注。例如,我老伴是中学语文教师,她多次赞扬测绘报上的一些文章写得好,照片拍得好,并且常常没有得到我的同意,就将她喜爱的测绘报收藏起来,害得我东找西找也找不到,直到她见我要发火,才悄悄把她藏的报纸拿出来放到桌面上。
    20年来,我经常阅读《中国测绘报》上的文章和信息报道,开阔了视野,丰富了知识,陶冶了情操。作为记者,我在报社编辑的指导与帮助下,写作水平也日益提高,进步显著,有不少文章还被评为好新闻。此外,还发生了几件与《中国测绘报》密切相关并且很可能称为“第一”或“唯一”的事情,使我作为《中国测绘报》的老记者而深感自豪。
    ——1993年初《中国测绘报》正式创刊后,我即成为首批兼职记者,当时我的年龄已接近60岁,工龄已有43年,我很可能是年龄最大的和测绘工龄最长的,是名副其实的老记者。
    ——自1993年至2002年,我连续10年被中国测绘报社或陕西记者站评为优秀记者,每年在记者站年终总结会上,我都受到表彰并获荣誉证书和奖品,而且大多是由局领导颁发。每当我看到他们向我点头微笑或赞扬我宝刀不老时,我心中还真是挺高兴的。
    ——2000年至2002年,我先后3次应四川局、四川遥感信息测绘院的盛情邀请赴成都采访。测绘报驻站记者应邀到其他省采访,我想这如果不是“唯一”也是罕见的吧。
    ——我也许是保存《中国测绘报》最早和最精心的人。自《中国测绘报》1992年试刊以来,凡见到报上有价值的文章、信息或照片,我都精心地收藏起来,并视为珍宝,有些文章还精心剪下来,贴在特制的本子里,以便日后查找,此习惯已坚持了20年。
    ——我先后毕业于解放军测绘学院和武汉测绘学院,因而,在总参测绘系统、国家局系统以及地方勘察勘测单位中,均有许多校友和朋友,其中的杰出贡献者便成了我采访报道的对象。例如,他们中的院士、将军、专家学者和著名教授等,我便常常以中国测绘报社记者和校友的双重身份进行采访,受到他们热情亲切的接待,甚至将我请到家中,亲如兄弟,待若上宾,有问必答,畅所欲言,如王任享院士、高时浏教授、王树声所长等。所写文章发表后,加深了军地测绘工作者的友谊与互相了解。
    ——1994年《军事测绘》复刊100期的时候,我收到了《军事测绘》编辑部寄来的特邀函,希望我能为该刊复刊写一点寄语。对此,我深感荣幸,并很快写好寄去,全文发表在《军事测绘》第100期上。我看了该期全文,为其写寄语者,皆为总参测绘系统的首长和测绘精英,地方测绘系统为其写寄语者,仅笔者一人。
    ——我已经发表测绘文学、测绘人物、测绘信息、测绘科普等作品200多万字。1958年,我当时任国测一大队观测区队长时,创办了测绘小报《区队情况通讯》;1959年夏,又主编了我国最早的测绘文学作品集《尖兵之歌》;1986年,在陕西省测绘学会的委托与支持下,主编了有全国80多位作者参与的测绘文学作品集《先行者之歌》;2011年7月,我将过去发表在《中国测绘报》《中国测绘》以及部分其他报刊上的文章进行汇编、筛选,编著并出版了计有170多万字的测绘文学、测绘人物、测绘科普系列作品集——《悠悠岁月大地情》之《大地之春》《风流(英雄)人物》《测量奇闻录》《西北风》等,受到了一些领导同志和读者朋友的赞赏与好评。
    上述几点小小成绩的取得,我首先要感谢《中国测绘报》《中国测绘》杂志的各位编辑老师们,正是由于你们长期的热情关爱与指导帮助,才使我这个极为普通的测绘人,逐步成为优秀记者。在此,我衷心地向报社各位领导、各位编辑、各位同志,表示最诚挚的感谢与敬意,并希望《中国测绘报》能百尺竿头,越办越好,永远成为广大测绘人最亲密的良师益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