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扬优良传统 创造新的辉煌
——纪念《中国测绘报》创刊20年

本报特约审读员李曦沐

    光阴荏苒,转眼间,中国测绘报已经度过20个春秋。从她创刊时起,我就被邀帮助审读,即看每期的报样,从标题到标点符号,逐句逐字地看,发现问题即提出修改意见。这样一直干了20年,直到今年年初我已进入九十之年,才卸仔肩。
    我和报纸结缘不是自中国测绘报始。青少年时,国难当头,非常关心时事,订不起报,就每天跑到图书馆去看报。抗战开始以后,有了党在国民党统治区办的《新华日报》,更是如大旱之得甘霖,在白色恐怖之下,仍想方设法争取看到。上世纪50年代,我担任旅大市委、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欧阳钦同志的政治秘书,这位留法勤工俭学在法国入党的老革命家非常重视党报,报社的每一篇社论和重大新闻报道都要事先送他审查,这就要我这个秘书逐句逐字地读给他,按照他的意见修改。所以可以说我和报纸有不解之缘。因而我愉快地接受了测绘报社给的任务,并且乐此不疲,以离休之后仍能就此起点作用而感到慰藉。
    廿年来,大家看得很清楚,中国测绘报对我国测绘事业的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一是传达和宣传测绘的方针、政策、法律、法规和工作部署,报道各地的测绘工作动态、工作经验,传播测绘科技知识,推动了测绘工作的进展。二是不只为国家局系统,而且为整个测绘战线、测绘行业提供了一个公共的传播平台,从而增强了测绘战线的向心力和凝聚力。三是大力宣传了测绘的一些大事,如重测珠峰高程、服务抗震救灾、西部测图工程、国测一大队和刘先林院士的先进事迹等等,有力地扩大了测绘的社会影响,提高了测绘的知名度。可以设想,如果没有中国测绘报和她在新闻界的作用,我国的测绘事业不会像现在这样活得有声有色。这里我还想补充一点,即中国测绘报为测绘系统爱好写作的同志提供了一个发表创作的园地和文字交流的平台,对培养测绘写作队伍起了重要的作用。近来许多作者在中国测绘报上发表的纪念文章就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
    看到中国测绘报所起的作用,首先使我想到的是国家局办报这一决策的正确性和难能可贵。大家都知道,我们的测绘工作,长期以来正像陈外欧老局长当年所说的是“走在龙头,排在龙尾”,埋头苦干,默默无闻。这一点,我个人就感受很深。我很长时间在黑龙江和辽宁两省省委的综合部门工作,接触的部门很多,但从未接触过测绘部门的同志。特别是在辽宁,省测绘局机关毗邻省委,测绘局的同志有些就在省委食堂吃饭,但我们对测绘局的工作却毫无所知。到国家局工作以后我就深感,测绘部门艰苦奋斗默默奉献的精神固然可嘉,但比较封闭,不注意宣传则是一大缺陷,因此曾在全系统的会议上讲过这个意见。廿年前,国家局领导决定办中国测绘报,有力地改变了这种局面。当时,我虽然认识到宣传的重要和必要,但还没有敢想一个小行业可以办报。因此,当金祥文同志同我谈到要办中国测绘报时,我还真吃了一惊,感到意外。他们果断地作出这个决策,并且选择丛远东等有开拓精神有闯劲的同志去干这件事,果然红红火火地把报纸办起来了。因此,我觉得回顾中国测绘报的历史,首先就要说到,中国测绘报的创办突出地体现了国家局领导强烈的开创精神。干事业就要有这种精神,改革开放需要这种精神。这些年来,我国测绘事业取得不少重大成就,就不断地闪耀了这种精神。纪念中国测绘报20年诞辰,我觉得首先要不忘发扬这种精神。
    还有一点使我感受很深的是中国测绘报的同志们刻苦的学习精神。中国测绘报创办初期人手不多,编制不满,而且多是其他专业出身,学测绘的很少。但是他们虚心学习,刻苦钻研,不少人很快就能娴熟地写出报道和评述测绘工作、测绘业务的文字。看他们采写的稿件,讲测绘业务、技术头头是道,如数家珍,很内行,很专业,根本想不到是外行人写的。这固然和给他们提供材料的人是内行有关,但更重要的是他们对不熟悉的测绘业务进行了刻苦的学习。看他们的稿子,可以想见,他们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熬过了多少不眠之夜。我这里说的不止是报社内的编辑记者,也包括各地、各部门记者站的同志。这种刻苦学习的精神,自然来源于对事业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这是做好一切工作的动力。学无止境,知识就是力量,从事新闻工作更需要学习各种知识,今后仍须坚持继续学习。
    强烈的开创精神,刻苦的学习精神,这是我在回顾中国测绘报的历史时感受最深的两点。总结中国测绘报的历史经验,当然远不止这些。希望中国测绘报的同志们认真地总结自己的经验,发扬中国测绘报的优良传统,测绘战线的各级领导和全体同仁继续热诚支持中国测绘报,让中国测绘报不断前进,创造新的辉煌,为中国测绘地理信息事业的发展,为国家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