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老刘出差太累了

2007-08-05 来源:测绘新闻网

    同事们都说跟他出差太累了,在工作室改了一整天程序回到宾馆,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他还会突然找到你,提出问题与你讨论。年轻科研人员谈体会说,搞软件的人一下班,就不能再谈软件问题,必须转移注意力。如果下了班还在琢磨这事儿,这人就会累毁了。但刘先林恰恰是不管上班还是下班都在琢磨的人。他说:"搞科研需要你有献身精神,需要你付出比一般的生产活动更大的劳动。许多重要的想法、重要的方案、重要的思路几乎都不是在八小时以内想出来的。一旦工作上了手,就放不下。"
    刘先林出差纯粹为工作,他一不让主人特意为他安排好房间,怎么方便工作怎么住。二不让对方给他报差旅费。三是从来不领差旅补助,他的理由是"对方食宿都包了,时间又不长,差旅补助无必要领也不该领"。每次出差,他也不让单位派车,自己打个出租车,或者坐上机场大巴就走。
    有一次,刘先林去四川为客户单位调试仪器。院士专门前来,主人热情得不得了,专门安排他住进一个高档宾馆。但刘先林不同意,说宾馆离单位有些远,不方便工作。他坚持住单位的内部招待所,那个招待所就像个集体宿舍,用的是公共厕所。主人觉得很不好意思,他却安慰主人说这就很好了。2006年在河南焦作进行数字航摄仪试验期间,主人安排全体工作人员住宾馆并有车接送,离临时办公地点只有15分钟的路程,但为了省去一点路上时间,随时掌握工作进展,刘先林提出就在办公楼安顿。焦作方面只好在一个空房间临时安置床位和两把椅子,没有任何其它生活设施,距公共卫生间也有数十米。刘先林说这样很好,晚上很安静,能休息好又能方便自己思考技术问题。有一次到武汉出差,主人给他安排了一个大套间,他坚决不要,最后换成了标准间。
    还有一次,刘先林到昆明市测绘院调试仪器,院领导专门到机场去接,结果让人大出意外:竟然没有接到。他们不由得有些生气,但回到单位后,发现刘先林正趴在作业室地上紧张地干活儿,他们的怨气顿时化为感动。过了几天,活儿一干完,他又谢绝其他招待,马上坐飞机赶回北京。这样的事在他身上发生得太多了,上世纪90年代中期,公司的一个同志到河南省测绘局出差,河南省测绘局的同志对他说:"你们刘院士到我们这里来,一个人就直奔作业室去了,局领导都不知道,都没有好好招待。"刘先林出差,从来都是一下飞机就直奔工作地点,不是先到宾馆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