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艰险 勇攀高峰——三论向刘先林院士学习

2007-08-17 来源:测绘新闻网

本报评论员

    100多年前,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就指出:“在科学上面是没有平坦的大路可走的,只有那在崎岖小路的攀登上不畏劳苦的人,才有希望到达光辉的顶点。”马克思的话道出,旨在探索、揭示自然和人类自身奥秘的科学,不仅是一个理性和崇高的事业,也是一项艰巨而长期的使命,它要求献身于它的人付出艰辛的劳作和勇敢的探索。刘先林院士就是这样一个在科学研究中不畏艰险、勇敢攀登、始终高扬科学探索精神而取得了骄人业绩、铸造了卓越人生、到达了光辉顶点的人。 
    科学研究是一种艰苦的智力劳作。科学以探索未知、创造知识为己任,只有通过认真严谨、艰苦细致的科学劳动,才能揭示客观规律,造福人类社会。任何科学创造都是艰苦的劳动过程,任何科技成果都是科技工作者智慧和血汗的结晶。科学研究之路从来就不是平坦笔直的,在探求客观规律的道路上没有捷径可走,不可能靠偶然的侥幸和一时的热情取胜。在科学面前必须戒绝一切虚假和浅薄,戒绝一切浮躁和投机。刘先林院士的科研之路就是一条铺满荆棘、艰难跋涉的探索之路。为了把计算机技术引进我国航测领域,他刻苦钻研10个月;为了研制解析测图仪,他艰苦奋战3年多。为了调试等高拟合程序,为了取得第一手资料,他曾几天几夜连续工作在机房;为了测试数字航摄仪的精度和摄影效果,为了求证飞机的安全,他年近70仍率先登上简陋的蜜蜂三型小飞机。没有苦心孤诣、持之以恒的思索,没有坚持不懈、铁杵磨针似的劳作,没有爱迪生所说的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刘先林院士不会取得今天的成功。 
    科学研究也是一种勇敢的精神探险。科学不能没有聪明的大脑,但更需要坚忍不拔、不怕失败、不怕困难、敢于挑战的精神。古往今来,任何一项科学发现都不是凭空出现的,都经历过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过程;任何一项科学发明都不是一帆风顺的,都经历过不断探索真理、不断追求真理、不断坚持真理这样一个艰难过程。刘先林院士不是搞计算机出身的,却精通软硬件;他最初并未研究过仪器,几年后却成了光机电方面的行家;他只有航测专业的背景,却在解析领域取得骄人成就;他对数字航摄仪曾是外行,现在却成了这方面的领军人物。由不知到知之,从外行到专家,刘先林院士靠的就是勇于攀登、锲而不舍的探索精神。正如马克思把科学的入口处比作地狱的入口处一样,刘先林也视入科研之门为入地狱之门,而且他坚信,“谁最能吃苦,谁最能坚持,谁就能最后走出去。”有人说,刘先林院士从来没有失败的课题,他总是做一个成功一个。殊不知,在刘先林院士成功的成果背后,没有一个不曾经历过上百次的失败;而在每一次攻关成功以后,他总能结合生产实践立即找到新的突破点。没有勇攀高峰的雄心,没有顽强执著的意志,没有马克思所说的根绝了一切犹豫和怯懦,刘先林院士不可能到达这光辉的顶点。 
    刘先林院士所坚持的这种探索精神对每一个科技工作者都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探索精神是由科学研究对象的客观世界的无限性和复杂性所决定的,研究对象永无止境,科学便永无止境,科学探索便永无止境,思想解放亦永无止境。科学的最基本态度之一就是探索,科技工作者的最基本精神之一就是探索精神。当前,全国科技工作者都在为建设创新型国家而努力奋斗。要完成这一神圣的使命,就必须像刘先林院士那样,发扬不畏艰险、勇于攀登的探索精神,保持强烈的创新欲望和探索未知领域的坚定意志,紧紧抓住制约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科技问题,把科学探索和国家需求、宏观部署结合起来,推进原始性创新,推进核心技术、关键技术、集成技术研发,推进产学研相结合。只有这样,才能在我们的科学事业中注入生命的活力和永不衰竭的血液,才能为实现自主创新能力的跨越式发展、建设创新型国家贡献聪明才智。 
    刘先林院士所弘扬的这种探索精神对我们的民族更有深远的历史意义。探索精神是人类精神中不朽的旋律,人类认识史上每一个概念的建立,每一个规律的揭示,每一种事物的认识,无不包含着人类勇于探索、敢于创新的足迹,闪烁着人类创造思维的火花。没有探索精神,就没有科学技术的进步,就没有人类社会的进步。探索精神也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它过去激励我们驱除愚昧,探求真知;现在和将来仍然要求我们矢志拼搏,锲而不舍。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上,在建设创新型国家的进程中,我们会碰到很多想像得到和想像不到的困难,会遇到许多来自自然和来自人类自身的挑战,会面临诸多来自国内和来自国际的矛盾。面对各种艰难险阻,我们更要像刘先林院士那样,不向困难低头,不为险阻屈服,用锲而不舍的精神和埋头苦干的劲头克服一切困难,通过辛勤劳动和扎实工作,奋力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