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城市遍地开花 普惠民生助力发展

2016-01-08 来源: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王瑜婷 刘晓丽

19tk267副本.jpg

数字城市建设成果发布推广。

“十二五”期间,数字城市地理空间框架建设作为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重点工作,从最初的试点探索,到步入深化完善和全面建设阶段,成绩斐然,有力促进了城市健康、和谐、科学发展,也为下一步智慧城市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正如李克强同志在视察中国测绘创新基地时指出的:“目前我国数字城市建设有些方面已迈入了世界先进行列,有力地提高了城市管理工作的科学化、精细化水平,提升了政府形象。”

成果丰硕

 “十一五”期间,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做出了加快推进数字中国地理空间框架建设、提升测绘地理信息保障服务能力的总体部署。数字城市是数字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数字城市建设关系数字中国战略的实施。为此,国家局2006年全面启动数字城市地理空间框架建设试点工作,并于2009年完成了第一批3个试点城市的建设和验收。

进入“十二五”后,数字城市建设在全国全面铺开。在国家局的指导下,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组织顶尖力量,完善标准规范体系,建立地理信息公共平台的数据生产、建设服务和同步更新技术体系,指导各地开展国内外同类软件按标准技术体系改造升级,并将全国300多个地级以上城市和有条件的县级市分成“条件具备、全力推进”“已具规模、指导完善”“边少地区、专项支持” “困难地区、统一建设”四种类型,并行推进。

在数字城市建设过程中,国家局在政策、标准、总体设计、航空摄影、公共平台建设、国家基础测绘成果使用及系统集成等方面予以支持,负责组织项目竣工验收。省级测绘地理信息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指导项目建设,对项目进度与质量进行管理和监督,在基础资料提供、技术设计以及项目组织协调等方面给予支持。城市人民政府负责项目组织实施,落实项目经费,推广应用项目建设成果,建立地理信息公共平台管理、维护与更新的长效运行机制。通过国家、省级测绘地理信息行政主管部门和地方人民政府联动,实现了一次数据获取三方共享,打破了人为的基础地理信息数据尺度上的分割,避免了重复建设,节约了财政资金。

更为重要的是,在数字城市建设中,城市人民政府主导,组织相关部门共同参与,建立健全更新维护与应用推广的长效机制,以地方法规或政府文件的方式确立公共平台的权威性、唯一性和通用性地位,有效带动了地方测绘地理信息管理机构建设和职责落实。

截至2015年底,全国333个地级以上城市全部开展了数字城市建设,262个已完成建设;县级市立项476个,166个完成建设;建设成果在30多个领域、众多专业部门及大众生活中得到广泛应用,形成了各市域地理信息数据由政府主导、专业部门建设、各部门共享、广泛应用的格局。

应用广泛

数字城市地理空间框架建设避免了各部门重复建设,为政府和各专业部门提供了信息空间定位、集成交换和互联互通的基础。基于数字城市地理信息公共平台提供的在线服务功能,国土、规划、环保、城管、公安、水利、旅游、金融、保险、工商、税务、交通、教育、林业、民政、市政、司法、统计、卫生、文物、应急、招商等国民经济各领域各行业建立了5600多个应用系统,显著提高了政府公共服务、社会管理和应急抢险的科学性和准确性,成为科学决策、高效管理的重要手段和有力支撑。

北京市西城区建立了网格化城市管理信息系统,实现了城市管理的信息化、标准化、精细化和动态化,提升了城市管理现代化水平。

浙江嘉兴建成了地下综合管线信息系统、规划管理信息系统、城市真三维信息系统,城市决策者和规划者只需点击鼠标,小至窨井盖、路灯,大至建筑物、河流,每一物体的相关信息均一览无余,连城市地下空间的最新情况也能及时反映,从而为城市精细化管理提供了依据。

湖北潜江地处江汉平原腹地,历来是血吸虫病重疫区。自建立了卫生疫情防控信息服务系统以来,防控情况大有改善。系统使血吸虫疫情定位更加准确、快捷,疫情控制更加有效,患病人数明显减少。 

在江苏徐州,由于数十年的煤炭开采,造成地面大面积塌陷,整治、恢复塌陷区生态环境成为市政府的重要课题。徐州利用地理信息公共平台,建立了全市塌陷地数据库,可以对塌陷地分布、积水深度、地质条件、交通、水利等情况进行查询分析,为政府治理塌陷地提供了决策支持。

山东临沂依托地理信息公共平台,在全市公安机关建立了以警用地理信息系统为核心的指挥调度系统。同时,对市区2万多根路灯杆逐一张贴了7位数字的辅助报警定位编号,一旦报警人说不清自己的位置,只需找到最近的路灯杆上的编号,接警员就能通过系统得知报警人的位置。

数字城市还直接服务民生,方便群众生活。人们通过浏览数字城市地理信息公众版平台,如城市地图网、地理信息服务网等,足不出户就能详细了解各个城市的风土人情、餐饮食宿、购物娱乐、旅游景点等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信息。

在太原,药监服务系统让群众买药更放心。只需登录药监信息服务系统,就可以方便地找到只有在系统中才能查到的具有合法资质的药店,还可以查到药品监管部门的地址、电话,在线投诉举报,使得非法售药、无证经营行为无处藏身。

郑州数字公交系统可实时监控每一辆公交车,调取车速、位置、车内及周围的实时视频等多样信息。若遇车辆运行不畅,即可通过语音系统在第一时间向司机发出调度指令。市民还可以在候车时通过电子站牌、手机上网等方式了解自己要乘的车还有多久能来。

惠州是广东省历史文化名城、旅游胜地,市旅游局建设了惠州旅游地理信息系统。游客登录该系统,可以查询旅游景点各方面的信息,包括三维影像、图片视频等。系统还整合了惠州1万多条兴趣点数据,游客可以查询到景区周围的酒店、餐饮、商场、娱乐场所的分布、电话等信息。 

正如社会评价的那样——数字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效益显著

数字城市建设的重要性深入人心,数字城市建设的效益逐步彰显。目前,国家、省、市财政投入的数字城市建设资金逐步增加,此举带动了影像获取、软件开发、系统集成、软硬件设备等领域的众多企业积极参与,吸引了世界银行贷款、战略投资基金等资金进入,形成了地理信息产业链,培育了新型的地理信息市场,极大地提高了地理信息产业规模,成为促进地理信息产业发展的有力推手。

5年来,数字城市一直是媒体关注的热点。人民日报、新华社、光明日报、经济日报、中央电视台等主要新闻媒体,以及新华网、人民网等互联网媒体,均跟踪报道了数字城市建设取得的成就和应用产生的效果,宣传数字城市为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和人民群众的工作和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在全社会产生强烈反响。《中国新闻》杂志曾连续两年在全国“两会”期间,出版《数字城市建设》专辑,深入报道数字城市建设情况。专辑从国家领导人讲话、整体建设纪实、城市建设实践以及应用成果扫描等多个角度,全面介绍了数字城市建设、应用和服务等方面的情况,引起“两会”代表的广泛关注。

为进一步拓宽数字城市建设的广度和深度,在中组部的大力支持下,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连续多年举办数字城市建设专题研究班,累计培训了数百名城市领导,数字城市建设得到领导们的广泛认同,这些城市都积极开展了数字城市建设。

数字城市地理空间框架建设不仅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也极大丰富了城市地理信息资源。各个城市获取了高精度的航空影像,采集处理了多种比例尺、各种类型、各种时相的海量基础地理信息数据,生产了一大批城市重点区域的精细三维模型,建成了规范、完整的基础地理信息数据库。

数字城市建设还大力推进了测绘地理信息科技进步,项目整体技术——国家数字城市地理空间框架建设体系获得2014年测绘科技进步特等奖,各城市开展的数字城市地理空间框架建设也获得多项省部级科技进步奖。

前景广阔

随着数字城市建设的深入发展,构建智慧城市逐渐受到社会各界的重视。科技部、住建部、工信部、环保总局、中国工程院等纷纷组织开展了相关试点,许多城市自主开展了建设工作。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积极响应,全力推动数字城市向智慧城市转型升级,于2012年12月启动智慧城市时空信息云平台建设试点工作,并委托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作为技术支持单位,协助国家局编写试点建设大纲。2013年3月国家局印发《智慧城市时空信息云平台建设试点技术指南》,2015年10月印发《智慧城市时空信息云平台建设技术大纲》和《智慧城市时空信息云平台建设评价指标体系》,并举办多次培训班,指导各试点城市的智慧城市建设工作。目前,已有27个城市启动智慧城市时空信息云平台建设。

国家局还认真履行国家智慧城市部际协调工作组成员单位职责,通过与相关部门沟通协调,进一步巩固提升了智慧城市时空信息云平台在全国智慧城市建设中的基础地理框架地位和作用。

(中国测绘报2016年1月8日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