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国测绘新闻网 > 言论
听年

2018-02-24 来源: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陈鲁民

年有味,就叫“年味”。弥漫在空中的鞭炮硝烟味,厨房里飘出的煮肉味,酿酒坊的酒香味,都是浓浓“年味”。年也有声,或可叫“年声”,锣鼓声,鞭炮声,杀猪声,拜年声,声声入耳,一听声音就知道要过年了。

我儿时的记忆,最先让人听到的“年声”,是杀年猪的声音。一般在进入小年前后,家家户户就开始杀年猪了,先是能听到一阵尖锐刺耳的磨刀声,所谓“磨刀霍霍向猪羊”。然后是众人捉猪的声音,东奔西跑的猪,嗷嗷乱叫,终于被五花大绑,按到杀猪凳上。随着杀猪人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猪的嚎叫也由大到小,渐至无息,就去了极乐世界。过年的重头戏就此拉开了帷幕。

剁饺子馅的声音,是最具韵味的“年声”,也最有家的气息。老话说,舒服不如躺着,好吃不如饺子。尤其是过年,别的东西可以没有,饺子是一定要吃的,就连在外边逃债的杨白劳,也要和喜儿吃一顿饺子过年。进了腊月二十八,你就听吧,各家各户叮叮当当剁饺子馅的声音,此起彼伏,错落有致,忽紧忽慢,时重时轻,汇集在一起,“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分明就是一曲雄浑壮阔的交响乐。饺子一吃,年就算过踏实了,心里有底了。

鞭炮声持续的时间最长,也是最动听的“年声”。一进腊月,就能噼噼啪啪听到零星的鞭炮声,那是调皮孩子在尝尝鲜。腊月二十三是个小高潮,家家户户都要放上一挂鞭,算是过年的预演。除夕晚上,此起彼伏的鞭炮声,能响到后半夜。初一早上,还要比谁家响炮早,谁家炮声大。有经验的人,躺在被窝里赖床,迷迷糊糊的,就能听出这是“麻雷子”,那是“二踢脚”,还有“窜天猴”“地老鼠”……

“年声”里怎么能少得了锣鼓镲钹,爱热闹的后生和闺女们早就惦记着呢,一进腊月就组成了秧歌队,还有旱船、高跷。自家村里扭足扭够,还要到邻村去显摆,去挑战。邻村的秧歌队也不甘人后,敲敲打打来回拜,比谁的花样多,谁的锣鼓响,谁的人才出众,衣饰漂亮。有条件的村子还组成了舞龙队、舞狮队,从初一舞到十五,有声有色,其乐无穷。

拜年声,是“年声”里的主旋律。从初一大早晨起,左邻右舍就开始互相拜年,晚辈给长辈拜年,都是一片喜气洋洋,个个满面红光,说不完的吉祥话语,道不尽的美好祝福。有电话的人家,那就更热闹了,电话铃声就没停过,大呼小叫,一惊一乍的,全都是拜年电话,天南海北的声音都通过这细细的电线聚到一起。自然,长辈们还要事先准备好大大小小的红包,给晚辈们压岁钱。

“年声”的高配,就是请县里戏班子来唱大戏,那得是财大气粗的村子。辛苦一年了,也该听场戏慰劳慰劳自己。在村口的打麦场上搭个简易戏台,挂上几盏大号汽灯,演员们就浓妆艳抹,扭扭捏捏登场了。天还没黑,戏场就挤得水泄不通,十里八乡的人都来凑热闹。演的全是喜庆的剧目,如《朝阳沟》《卷席筒》《天仙配》《大闹天宫》《五女拜寿》《汾河湾》《女驸马》等,老百姓是百听不厌,一些熟悉的段子,老老少少都能哼上几句。

邻居三大爷,是个盲人,以算卦为生,一年四季奔波在外,只有听到“年声”,才开始往回摸。过年这几天,他每天都靠着墙根晒太阳,就这还不闲着,一边抽着旱烟,一边对人言语说,我看不见但能听出来,今年可是个“肥年”,光景都过得不赖,都惜福吧,老少爷们。

(中国测绘报2018年2月23日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