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国测绘新闻网 > 言论
“春行秋令”为哪般?

2017-12-19 来源: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陈鲁民

时下,有一些青年男女,暮气沉沉,随意而安,无意进取,不求上进,稍有劳累即叫苦连天,偶遇挫折便缴械投降,才二三十岁,就号称“老了”,虽是一脸的玻尿酸,但看其行为做派,俨然一看破红尘的沧桑老人。此举或为“春行秋令”?

 譬如,有一种青年人称自己为“佛系”,即有佛系粉丝、佛系员工、佛系甲方等。这个“佛系”,跟宗教没任何关系,就是讲一种怎么都行、不大走心、看淡一切的活法。约车,司机到门口也行,自己走两步也行;“双11”,抢着也行抢不到也行;饿了,有啥吃啥,凑合就行;干活,说我好也行,说不好也行;恋爱,不温不火,没有激情,谈成没多高兴,吹了也没啥痛苦;业绩,多点自然好,少点也无所谓……这种无可无不可、咋样都能行的“佛系”一夜风行,其核心就是无意进取,不求杰出,甘于平庸,麻木不仁。

 还有一种青年人称自己是“小确丧”,最爱说的话是“我想我差不多是条废咸鱼了”“每天都颓废到忧伤”,最爱唱的歌是《感觉身体被掏空》,最爱摆的姿势是“葛优瘫”,最标配的形象就是电影《本命年》里梁天那段自白:“活着怎么就那么没劲,上班没劲,不上班也没劲;吃饭没劲,不吃饭也没劲;搞对象没劲,不搞对象也没劲。怎么就那么没劲!”概而言之,这是一种不想工作、漫无目的、情绪低迷、欲望低下,只想麻木地活下去的颓废心态。

这两种青年的心态与表现,暮气十足,浑浑噩噩,确实不像青年人之所为,倒像个心如枯井的垂垂老者。所谓青年者,奋发有为,“自古英雄出少年”;朝气蓬勃,“雏凤清于老凤声”;不甘寂寞,“少年心事当拿云”;敢想敢干,“一身能擘两雕弧”; 渴望建功立业,“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是民族的未来,“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这才是青年应有的特质。而当一个国家的青年人像青年了,有了青年的气势、魄力,青年的担当、作为,国家才有前途,民族才有希望。

 为何如今的一些青年会“春行秋令”,未老先衰?据说是因为压力太大,工作太累,机遇太少,环境太差,碰钉子太多,受挫折太重,生活节奏太快,理想与现实差距太远等等。可是,这些个问题哪一代青年都会遇到,甚至更差,谁也无法逃脱生活的甜酸苦辣,命运的跌宕起伏,如果硬着头皮顶过去了,你就成王成圣,如果败下阵来了,就可能会成人渣废品。既然现实生活就是如此,既然你活在当下,就要咬紧牙关向前走,自怨自艾自暴自弃都没用,只能贻笑世人。还是作家罗曼·罗兰说得好: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这里,最需要的是对生活的乐观态度,是面对磨难的韧劲,是义无反顾的使命感,是顽强不屈的斗志,是青年人理应具备的蓬勃朝气。

 梁任公说:少年人如朝阳,如乳虎,如春前之草,如长江之初发源。青春年少,正是发奋拼搏、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岂能在阴柔颓废的氛围里无病呻吟,自我娇宠,岂能做扶不起来的“妈宝男”“娇公主”?还是要振奋起来,祛除暮气,焕发朝气,担当使命,春天里干好春天的事,这才是国之吉兆祥瑞! 

(中国测绘报2017年12月19日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