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国测绘新闻网 > 文化
我有一个遥感梦

2018-03-08 来源: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李亮

我有一个遥感梦:用影像表达地球,让遥感服务测绘。

44年前,第一颗对地观测遥感卫星成功发射升空,开启了绕地观测之旅。这一旅行犹如夜晚的北极星,给对地观测的遥感人指明了前进的方向。遥感卫星成为遥感人的第三只眼,让遥感人一目千里、眼观六路,静静守护着美丽的地球。

遥感卫星永不停歇,围绕着地球一圈又一圈。在一望无垠的沙漠上,在波涛汹涌的海洋中,在鳞次栉比的城市里,遥感影像的足迹遍布地球的每一个角落。遥感影像是地球表面的缩影,承载着地表上的山水园林。她的诞生为经天纬地的测绘人带来了惊天动地的变革,迎来了测绘从外业向内业转变的春天,给风餐露宿的测绘外业人带来光明的曙光。地形图更新从走街串巷的野外勘测转变为遥感影像的目视解译,数字高程影像生成从野外水准测量转变为多视卫星立体观测,土地利用分类从野外调绘转变为遥感影像的目视判读,违章建筑监测从穿堂过户的人工核查转变为时序遥感影像的对比解译。

44年过去了,遥感的种子已经在测绘沃土中生根发芽,然而开枝散叶却阻力重重。影像的潜能未能充分挖掘。遥感影像让部分外业人得到释放,却加重了内业人的负担。目视解译工作量大,且枯燥无味。内业人的眼睛因之而模糊,内业人的手臂因之而僵硬。

今天,遥感影像的采集成本还很高,限制了它在测绘领域的广泛应用。

今天,遥感影像的全天时全天候获取能力还较弱,不能满足随时随需的影像需求。

今天,遥感影像的空间分辨率还不高,无法满足大比例尺地形图测制的精度。

今天,遥感影像的解译自动化程度还较低,制约了测绘内业工作效率的提升。

我梦想有一天,遥感影像的空间分辨率能够达到厘米级。在影像上能够看清每个仰望星空人的脸,能够看到广袤大地上的鲜花,能够看到空中自由飞翔的小鸟,能够看到浩淼大海上行驶的轮船。

我梦想有一天,遥感影像解译实现智能化。在湖泊中轻点鼠标,就能勾勒出蜿蜒曲折的湖岸线;在道路上轻点鼠标,就能勾绘出绵延不断的道路边界线;在房屋中轻点鼠标,就能够勾画出规整的轮廓线。

我梦想有一天,遥感影像实现全天时全天候的获取。在夜里,在雨天,在雪天,遥感影像都能不舍昼夜、风雪无地的获取,在灾害监测与灾后评估中脱颖而出。

我梦想有一天,遥感影像实现目标提取的自动化。在影像上,轻点鼠标,便能自动提取一座座机场、一架架飞机、一条条河流,为遥感内业人“减减负”。

我梦想有一天,长时间序列遥感影像的价值能被充分挖掘。在一张张不同时相的遥感影像中,挖掘全球大气、水、碳、植被的时空变化规律,预测未来的变化方向、规模及趋势。

我梦想有一天,遥感影像能够服务精准农业。在遥感影像上动态监测农作物病、虫、害、水、肥的状态,评估农作物生长状态,建立农作物估产模型,实现大范围农作物的估产。

梦想总是要有的,每一个梦想都是一颗理想的种子。用行动耕耘,用青春灌溉,种子就能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绽放出理想之花。

(中国测绘报2018年3月9日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