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国测绘新闻网 > 文化
考证古图之最 解读历史之谜
《古图考证发现——古图地理研究专集》一览

2017-08-18 来源: 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徐瑶 张鸿 陈菊菊

20hf5.jpg

 中国最早的石刻风景导游图描绘了怎样的锦绣河山?中国最大的禁苑之图展现了怎样的气势恢宏?中国最早的纨扇“界画图”拥有怎样的艺术价值?一部古地图又是如何揭示小雁塔塔顶之谜的?这一切都能在由87岁高龄的刘家信老先生编著的《古图考证发现——古图地理研究专集》中找到答案。

古地图作为人类文明史流传下来的珍贵遗产,真实记录了当时的社会、经济、文化等方方面面的发展水平,蕴涵着丰富的历史人文和自然地理信息,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古图考证发现——古图地理研究专集》以古地图为研究对象,试图在茫茫历史中、在浩瀚图海里寻找人类文明的轨迹。该书由西安地图出版社于今年5月出版发行,为读者了解我国古代文明、历史地理信息提供了重要参考。

该书由古图考证发现篇、中国“古图之最”篇、陕西古图历史篇以及附录4部分组成。该书调研考证了诸多古图的全部内容,包括其历史背景、制作年代、幅面尺寸、内容要素、图式符号、比例尺、制作精度、图幅定向、制作人、特点及评价等。书中开创性地发现了古地图的新品种,如纨扇图、彩壁图、根雕图、树雕图、木板图和织毯图等等。同时,该书对多幅古地图进行了年限鉴定或重新断代,对于原创年代不详的古地图,查明了年代并撰写论文。在地理求真领域,该书探索求证了中国陆地上最低盆地、湖泊和点位,华山高度,秦始皇陵高度等,并以古地图为线索还原了小雁塔塔顶原貌。

考证古图之最

翻开这部著作,读者很快便会被一个又一个的中国或世界“古图之最”吸引眼球。该书展示了经作者潜心研究多年所得出的科学结论,不仅有古地图的佐证,更有长篇论文的详尽解读。例如中国现存最早、范围最广、精度最高、注记最多的《长安图》,举世之最的壁画地图《五台山图》,最早的宫殿图《兴庆宫图》,唯一的纨扇图《九成宫图》,最大的禁苑地图《唐禁苑图》,最狭长的石刻地图《药王山图》,黄河最大支流的专题地图《渭水图》,中国古代最精确的灾后地籍图《三界图》,等等。

此外,在中国早期“投影”石刻地图《五代石刻星图》中,其天球赤道与现代仪器所测定的完全吻合,证明了早在一千多年前人们就已对“赤道”“天球”“投影”等概念有了科学认知,并应用于生产实践。这一新发现成为天文和测绘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还原古图之貌

由于本书的古地图来源广泛,有来自于中国历史博物馆、北京图书馆、陕西省图书馆等大型博物馆、图书馆的珍贵馆藏,同时也有许多来源于市、县博物馆、档案馆的地方志书,地图种类五花八门、纷繁复杂。而因受纸张限制,采用单张单页印刷的形式势必会影响读者对一些古地图的阅读与理解。因此,作者率先尝试,将多页呈现山脉、河流等地貌的长条状古地图拼接成整幅,使得图面一目了然、便于阅读。例如在《渭水图》中,作者首次将14幅单页图拼贴成一字展开式的整幅长图,发现地图长度竟然达到2.16米,实属国内罕见、蔚为大观。此外,作者还拼接了《黄河图》《汉江图》《终南山图》等百幅地图。

多数古地图是按照比例进行缩绘的,然而几乎都没有注明比例尺。为了精确再现古图全貌,作者按公式计算出多幅古图的比例尺。有了这些比例尺,读者便可以在古图上展开实际测量,对古图中所展示的山川地理有了更直观的了解。

解读历史之谜

西安小雁塔建于唐朝,是中国44座名塔之一。明朝大地震时,塔顶坍落,顶部形状遂不被后人所知,学术界为此争论探讨了500年,谁也没有真凭实据来证实塔顶原貌。

本书作者在浩瀚繁冗的古地图中找到了能够还原小雁塔原貌的确凿证据。在该书展示的20世纪80年代出土的明朝大地震前碑刻地图《荐福寺图》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小雁塔符号高30厘米,塔顶原貌赫然醒目,不容置疑地还原了小雁塔的“庐山真面目”,也一劳永逸地解决了历时百年的“小雁塔塔顶谜案”。

结下古图之缘

该书作者刘家信现今已经87岁高龄。年轻时,他曾在解放军总参谋部测绘局、国家测绘总局、陕西测绘地理信息局、西安地图出版社等单位担任制图员、技术员、地图外文翻译、地形学教员、测绘工程师、高级测绘工程师。在西安地图出版社工作期间,他曾主持编制过全国各种比例尺地形图、特种图、大型地图集、大型挂图等。

1986年,刘家信为主持编写《陕西省志·测绘志》,花费两年时间搜集到大量的测绘资料和古地图。期间,他对古地图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面对无人问津的珍贵古地图资料,他萌生了一个想法——整理和收藏古地图,从此便开始了长达34年的古图考证之旅。

34年来,刘家信为上百幅被湮没在历史尘埃中的古地图撰写了考证论文。其中《“古图之最”考证新发现》被国际地图制图协会荣列为1991年大会报告第一名,评为最高等级论文。《宋碑长安图考》作为科研成果被选入国家重点图书——《中国科学技术文库》。《辋川真迹》已载入《世界学术文库》。此外,他还先后在《人民日报》《中国测绘报》《地图》《地图天地》等几十种报刊上发表相关专业论文200余篇。

这些年,刘家信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从北京、四川、南京、兰州、杭州等地“淘”来了许多珍贵的古地图。他笑称,这些年挣得的稿费都花在了古地图资料的收藏与购买上。当谈起著书立传的初衷,刘家信坦言:“希望现在的年轻人能多关注、重视古地图的研究,在古地图的博大精深中感悟历史、探索未来。”

(中国测绘报2017年8月18日第三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