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国测绘新闻网 > 人物
人物风采

2018-02-23 来源: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张中强 杨文军 赵斌 张玉鹏 马贺兵

李萌:抒写精彩的青春笔记

张中强

21bg5.jpg

在河南省遥感测绘院,年纪轻轻的李萌可算得上一个名人,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生活里,她凭借超强的毅力和乐观的信念,不断挑战自我,挑战人生坎坷,抒写下了精彩的青春笔记。在2017年测绘地理信息行业职业技能竞赛中,她更是凭借全面的技术能力和出色的表现,夺得了河南赛区冠军,并在全国大赛中取得个人第十、团体三等奖的好成绩。

不断成长  完善自我

2009年,李萌初到河南省遥感测绘院,迎接了工作生涯的第一个挑战,按照惯例,新进职工需要制作完成一幅1:1万地形图。“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挑战,工作环境和制图软件的陌生,图式规范和数据要求的不熟悉,都曾让我一度陷入焦虑中。”怎么办呢?没有捷径可走,李萌就从地物的表示、街区轮廓的勾绘、多条道路相交的关系和各种高曲矛盾的处理开始着手,逐一学习,举一反三,直到熟练掌握。经过近1个月的努力,她的第一幅图终于完成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她不知所措。不知什么原因,做好的地形图数据丢失了,在缓存恢复之后,还是出现等高线、房屋、道路等地物间断丢失的现象。“由于没有合适的备份,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我十分郁闷,但收拾好心情,我决定重新把这幅图做出来。”根据第一遍做图时的经验,李萌巧妙地安排好工作顺序,先绘制哪些地物、先进行哪步操作、应该使用什么样的技巧,她都事先谙熟于心,最终,在最短的时间内,她完成了制图任务,并得到了老师和领导的肯定。

在日后的绘图工作中,李萌发现很多先进的制图软件都是英文版的,没有一定的英语功底操作起来很困难。为了使自己能够适应地理信息技术发展的需要,她工作之余报了一个英语学习班,每周抽出两个晚上去上课,一学就是两年多,风雨无阻。

正是这种坚持,使李萌在工作中游刃有余。在数字平顶山项目建设中,李萌的工作是多比例尺、多时段成果数据核查接边和数据融合。由于成果不同期,导致数据接边的工作量和难度非常大。当时正值元旦,为处理好接边问题,做好数据融合,她牺牲了3天的假期,直到完成所有工作。在地理国情普查项目中,因为是新项目、新标准,表达的内容和对数据的要求与以往基础测绘都有很大差异。为此,李萌积极学习软件、熟悉要求、掌握标准,主动参与内业解译、外野调绘核查、内业编辑整理等实践,不仅快速适应了普查工作要求,而且及时完成了所承担的工作,并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

勇敢乐观  超越自我

李萌不仅在工作中刻苦勤奋、敢担重任,在生活中,她更是不怕累,敢吃苦。

2013年,她的妈妈被查出得了癌症,当时,她最小的弟弟才6岁,妹妹在上初中,而她自己也刚满23岁。在这种境遇下,“李萌表现出的那份坚强与乐观是我没有想到的,在科室里她是一个整天嘻嘻哈哈的孩子,在医院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坚强、乐观、成熟的姑娘。”说起那段时间,李萌的领导感慨万千。李萌勇敢地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担,鼓励妈妈配合医生治疗,安慰爸爸要照顾妈妈的情绪,还要接送弟弟上幼儿园。

2016年下半年,李萌的妈妈被病魔夺去了生命。一个月后,她的爸爸由于伤心过度,喝酒过量引起脑出血,也离她们姐弟3人而去。在亲戚们的帮助下,李萌擦干眼泪,安葬好父母,坚强地扛起了本不属于她这个年纪所该承受的生活重担。虽然父母不在了,担子重了,但李萌并没有被吓到,反而变得更加坚韧、更加强大。每天下班后,在照顾弟弟妹妹生活和辅导学习的同时,她充分利用空闲时间学习业务知识,不断提高自己。

因为梦想,所以坚强。因为坚强,所以坚持。也正是这份坚持,使李萌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取得了不平凡的成绩。

坚韧不拔  成就自我

在第五届全国测绘地理信息行业职业技能竞赛河南赛区选拔赛中,李萌摘得了地图制图项目冠军的桂冠。这个桂冠,对于她来说格外沉重,也格外耀目。

“当时,我不仅要照顾弟弟妹妹,还要做好本职工作,抽出时间来学习,真是分身乏术啊!”为了准备比赛,李萌一边抓紧时间练习实际操作,一边和队友讨论比赛的细节和可能出现的问题,很多时候都要加班到晚上八九点,甚至更晚。理论是她的弱项,为了更好地学习理论,“我充分利用送弟弟上学的30分钟时间,让他拿着我的笔记,给我读题和提问。我还把几本考试用书都录成音频,一有空就带着耳机听,一遍遍地播放,不理解的就先记在心里,抽时间向同事和老师请教。到了晚上,等弟弟妹妹睡着了,我又开始收看视频,听听老师们专业的见解。”

在接下来的全国大赛上,李萌不巧生病高烧,但她依然坚持比赛。笔试时,她的位置刚好在空调风口处,比赛开始没多久,她就鼻涕、眼泪一直流,无法专心考试,为了防止频繁擦鼻涕而浪费时间,她将鼻子用纸团堵上,就以这样奇怪的装扮完成了笔试。

在下午的答疑会上,组委会临时补充说明了许多规范和新要求,因为这些变动,选手们需要临时调整竞赛专用的制图模板,找软件公司已经来不及了,她只能和同事抓紧赶到赛场,自行修改方案。而此时压制已久的感冒来势汹汹,她浑身酸疼、头晕难受,没办法,只能在附近的医院开了一些药,便匆匆返回赛场,那时已是晚上8点多了。在实际操作比赛中,8个小时的赛时,她又堵上了流鼻涕的鼻子,抹上提神的风油精。最终,她不仅和队友们一起为河南赢得了三等奖的荣誉,还取得了个人第十的好成绩。

这就是李萌,翻开她的青春笔记,或许你会看到阴霾重重,但她以坚强与乐观为帆,始终坚持完善自我、超越自我、成就自我,在人生的海洋中一路远航!


精益求精  匠心筑梦

杨文军

2013年,于灵军第一次接触地理国情普查时,他还没有想到自己会和这个关乎国计民生的测绘项目结下不解之缘。如今5年过去了,从5年前一个操作软件还不熟练的地理国情新人到如今黑龙江第三测绘工程院人尽皆知的“于总”,他用脚踏实地、精益求精的精神走过了一段测绘人的筑梦之路。

对产品质量的严格把控是于灵军十几年工作生涯中最珍视的事情。地理国情普查之初,任务繁杂,一个任务区动辄数十万图斑,每个图斑都有独立的ID号,就如同一个个“身份证”,记录着每个图斑的属性信息,几十万个图斑,几百万条属性,要做到丝毫不错,考验的不仅仅是作业人员的技术水平,更要求作业人员有一颗追求极致、精益求精的“匠心”。采集过程中,于灵军严格落实地理国情普查技术标准和规范,与中队全体人员一道攻坚克难,最终保质保量按时完成任务,产品经过局级检查质量100%合格,优良品率也达到100%。

2014年,在大兴安岭逊克县作业区执行作业任务时,由于逊克县林地类型复杂,作业人员难以准确解译,于灵军先后6次进入测区,跋涉于荒无人烟的茫茫林区,一次次采集,一点点完善样本,最终制成了详实、准确、清晰的林区影像解译模板,为内业人员的准确判读和后来的检查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5年来,凭借精益求精的态度,于灵军交上了一份又一份优秀的答卷,也完成了自我的蜕变,如今,人们习惯称呼他为“于总”,有关地理国情的所有问题,几乎没有他解答不了的,从解译、采集到整理、编辑、入库,每个步骤、每个细节,他都已烂熟于心。

于灵军对新技术、新装备颇为痴迷,他深信“科技就是生产力”。接手地理国情项目以来,他积极参加局、院组织的各项技术交流与培训,从不放过任何一次提高业务能力的机会,回到中队,就第一时间为作业员讲解新知识、新技术,坚持不懈的学习让他的技艺由“会”至“精”。

普查初期,数据的合并、影像的裁剪、样本库的检查都还未实现程序化,半自动化甚至纯手工的操作不仅浪费大量人力,也无法保证产品的质量与精度。于灵军在生产实践中勤于思考,将发现的问题加以汇总,组织人员开发程序,将繁琐的工作简单化,他指导开发人员研发了地理国情要素数据合并、裁剪、检查、数据格式转换程序,地表覆盖检查程序,批量导出检查意见程序,遥感解译样本的采集、编辑整理及入库等程序,共计近20个小程序,极大提高了普查的劳动效率,减少了质量问题的发生。同时,他还及时在院里进行推广应用,为地理国情普查项目的顺利完成提供了坚强的技术保障。

为了保证普查质量,于灵军还进入普查外业一线工作,自2013年起,他几进新疆若羌县。若羌县作为全国最大县,地形复杂多变,在炎热的夏季,刚从滚烫的沙漠出来便一路雨雪冰雹进入高原,山下刚刚春暖花开,山上却白雪皑皑,甚至出现过山下40摄氏度、山上零下40摄氏度的极端情况。然而,恶劣的环境并没有让他和队员们退缩。虽说备了手套,但为了熟练操作相机,准确按下普查笔记本的每个按键,于灵军从不戴手套作业,手冻得不好使了便抓把雪搓一搓。当年6月,新疆鄯善发生恶性暴恐事件,于灵军带领团队成员克服心理压力,始终坚守在若羌县,完成了13万平方千米的作业任务。

精湛的技术加上敬业奉献、精益求精的精神,于灵军书写了一个平凡劳动者的“匠心”。


青春胜似测旗红

赵斌

21bg4.jpg

“罗红斌获得工程测量组第一名,咱们院又多了一名状元啦!”

“小伙子,好样的!”

陕西省第四届测绘地理信息行业职业技能竞赛闭幕式一结束,这则喜讯就迅速在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地形测量队中传播开来。对于这样的结果,很多人都表示意想不到。但对熟悉罗红斌的人来说,这样的结果实属情理之中。

大赛现场,高手过招,分秒必争。罗红斌和搭档快速设站、跑步打点、跑着迁站,这样的速度让同场竞技的选手也啧啧称赞。面对罗红斌三下五除二、甚至不用松动三脚架螺旋就能够快速整平仪器的绝活儿,其他选手不免惊讶地问:“你是怎样做到的?”罗红斌笑着说:“这是1400千米高等级水准观测锻炼的结果。”

原来,这一切源于他两上西藏、八进新疆的独特测绘经历。提起西藏大北线,很多资深驴友和探险者都望而生畏。对于在这里工作过的测绘队员来说,无疑是更加刻苦铭心的记忆。

2014年,罗红斌第一次和队友来到藏北,承担一等水准线观测任务。这条水准线西起阿里地区的洞措乡,东至那曲的安多县,是我国最长的水准环线,也是目前全世界覆盖国土面积最大、自然条件最为恶劣、高低落差最大、施测难度最大的一条水准环线。全线最高处海拔5070米,最低点也达4500米,空气稀薄,加之气候变幻无常,施测难度很大,对队员的身体素质是严峻的考验。此外,这条路线地处藏北高原腹地,绝大部分是无人区,吃饭住宿极为不易,路线上还到处是湿地、沼泽,交通困难情况可想而知。

罗红斌小组负责施测的区段是全线最难的一段,40千米的路程,路面崎岖不平,大坑套着小坑,冲沟连着冲沟,下雨后车在地上打转,不断地陷车挖车,跑完得花费两个半小时。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 罗红斌与50多名队友历时126天,将脚印留在了“世界屋脊”上。在这期间,有过大雪肆虐举步维艰的落魄,有过车陷沼泽奋力挖车的无助,有过测段超限无奈返工的郁闷,有过蜗居帐篷打牌的欢乐……4个月里,他们仅洗过两次澡,刚开始的时候身上痒得难受,后面就慢慢习惯了。尽管遭受了许多挫折和困难,但队员们众志成诚、攻坚克难,圆满完成了任务。

2016年春节前的一个星期,罗红斌和队友再次踏上了进藏的征程。这一次,单位承担了青藏高速公路测量任务。该线作为国家京藏高速公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西藏自治区唯一一条纳入国家公路网建设的高速公路,意义重大。而此时的古城西安已经张灯结彩,大街小巷弥漫着浓郁的春节氛围。罗红斌与队员一起以大局为重,毅然舍小家为大家,在拉萨度过了人生中第一个没有回家的春节,一直到农历八月十五前夕才返回西安。

罗红斌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疯狂的测绘》,里面写道:“人不轻狂枉少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国测一大队吴昭璞、姚云等老一辈测量人将疯狂的故事留给了我们,而我们将继往开来,把自己疯狂的故事流传给下一代测绘人!”

2015年,罗红斌随中队在新疆塔什库尔干作业。这里位于帕米尔高原和昆仑山之间,地处祖国西部边陲,境内千峰万壑,地势险峻,人迹稀少。测区的很多像控点都在5000米以上,很多点位落在山里,只能靠步行和“打游击”的方式完成任务。

有一次,罗红斌和队友张夏去执行一个测量任务。汽车只能将他们送到沟口,下车后他俩踩着石头,一步步向山里行进。河沟里全是大小不一的石块,每次抬腿之前就得把落脚点看好,要不然就有苦头吃了——不是崴脚就是淌水。没走几步,张夏一个不留神就“啪”地摔了一跤。融化的雪水沿着河沟流下,使他们不得不趟河而过。河沟里巨石横列,有的圆润光滑,有的带着尖锐的棱角,踩踏时要特别小心,一不留神就会滑入刺骨的河水中。走了大约2000米,一处落差4米左右的跌水横亘在面前,根本没有办法通过,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回撤,另辟蹊径。

然而,由于张夏的鞋子不防滑,不时摔倒,好几次都差点崴脚,行进速度很慢。面对这种情况,罗红斌临时做出决定,让张夏在原地等候,他一个人背上仪器和食品继续前行。罗红斌踩着高低不一的石头,就像做高抬腿运动一样,时而面向山石攀爬,时而背对草木滑行,时而小撮步,时而大跨步。越走人越乏,背上的行李也越来越沉。他心中一遍遍告诉自己:决不能放弃!经过不懈努力,行程8000米,历时5小时,罗红斌终于从山口海拔2700米处攀爬到将近4000米的地方。站在雪山上,看着自己一路攀爬而来的山沟,战胜困难完成任务的喜悦油然而生。


钟情测绘  为人师表

张玉鹏

21bg6.jpg

陕西铁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测绘工程系主任张福荣是一个钟情测绘教育事业的学科领军人物。她1994年大学一毕业就投身测绘教育工作,一干就是23年。

在她的指导下,该院大学生5年参加全国高职院校测量技能大赛,5年捧回一等奖。她主讲的《线桥隧施工测量》被评为省级精品课程,所负责的高职铁道工程技术专业测量课程教学改革与实践项目荣获陕西省高等教育教学成果一等奖,所牵头主办的工程测量技术专业获得中央财政的重点支持。

在测绘人才培养过程中,张福荣结合测绘职业的特点和学生成长需要,强化培养学生测绘技能,通过提高测绘类课程的实践教学比例,开展测量技能竞赛,将测绘实训课搬到施工现场,组织师生赴工地一线开展技术服务,引导学生不断提升测量职业技能和职业素养。在她的带领下,该校测绘系学生凭借扎实的专业技能和良好的职业素养深受用人企业的欢迎,工程测量技术专业学生就业率连年高达99%。


“只要能提高成果质量,再辛苦都值”

马贺兵

刘镪是驻疆某测绘导航基地的助理工程师。毕业之初,他被分配到测绘部队工作,感到不尽如人意,读书时他学的是高精尖的激光技术,怀揣着研究“杀手锏”武器的梦想,可突然来到一支陌生的测绘部队,整个人心里充满了迷茫与失望。而如今,他已慢慢成长为一名技术骨干,并深深爱上了这份光荣的事业。

去年3月,刘镪的儿子刚刚出生,他还在医院就接到队室领导电话,说有一项紧急任务由他负责完成。他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回到工作岗位上,连续加班一周,连清明小长假也没有顾上休息,最终按照上级要求圆满完成任务。

去年4月至10月,某项重大测绘保障任务进入关键期,刘镪先后被派公差6次57天,剩下的时间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去加班的路上,仅指纹考勤机中有记录的加班时间就超过500个小时。那段时间里,早出晚归的刘镪难得看到儿子醒着的样子,更别说亲亲、抱抱儿子了。

最令人难忘的是某图集收尾工作的前夜,所有图幅通过了验收,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正当刘镪准备收拾行囊赴工厂印刷时,一个糟糕的消息不期而至,工厂反馈说图集设计从时间、成本和整体效果考虑,印刷前必须统一!为解决这个问题,他立即开始和战友进行研究和实验,寻找最佳技术路线,连夜梳理和制定统改手册,带领技术骨干不分白天黑夜,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图幅调色和注记修改工作,最终为某重大军事任务的顺利开展提供了有力的军事测绘导航保障。

刘镪是个大刀阔斧干工作的人,也是一个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人。去年,在某图集印刷前的模拟打样中,他发现图幅左右两侧色块好像有偏差,经核实确定是由于整饰样图误差造成的,所有图幅中章节名色块高度相差0.2毫米。大家都觉得这么小的误差印刷后肉眼难以分辨,而且误差在图外,完全不影响识图用图。可刘镪却说:“地图产品必须精益求精,这本图集是全体官兵心血的结晶,我们负责最后的印刷,是大家对我们能力和作风的信任。无论有多难,这个问题必须改,只要能提高成果质量,我们再辛苦都值!”他和大家加班至第二天凌晨4点半,所有图幅终于处理完毕。

(中国测绘报2018年2月23日第三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