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国测绘新闻网 > 人物
工作缘 文字缘 友谊
——深切悼念李曦沐老局长

2017-12-04 来源: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辛英

春节假期还没过完,我突然接到了95岁的李曦沐老局长于1月31日仙逝的消息。一时间,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无奈,接踵而来的信息证实了这一消息。我的脑海里,逐渐被一段又一段难忘的回忆所填满。

从1992年9月《中国测绘报》试刊、1993年《中国测绘报》创刊以及之后的20年时间里,李曦沐老局长任《中国测绘报》特邀审读员。他以自己的学养、政策水平和经验为报纸把关,为这张报纸的初创和成长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我恰是在1994年至2010年任报纸总编辑,是这段历史的亲历者,因此受益多多。

业内年长些的同志都熟悉李曦沐老局长。他退下来后,多年任国家测绘局顾问,为测绘事业的发展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后来,在《中国测绘报》创办时,经时任社长丛远东同志出面邀请,他欣然接受,从此他做特邀审读员就是近20年。

李曦沐老局长审读报纸是全方位的,并不只是单纯的文字修正。首先,政治导向是他最看重的。报纸试刊期间,正值十四大召开,他就叮嘱报纸应在重要位置报道测绘界学习贯彻十四大的精神情况。这实际上为报纸在坚持正确政治导向方面打下了良好基础。其次,李曦沐老局长十分关注测绘服务国民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报道,始终强调不要把测绘封闭在“象牙塔”里,要尽可能地让社会大众了解测绘。比如,试刊第一期报纸发表了我写的通讯《GPS:苍穹与人间对话》,主要是通俗地报道中国’92GPS会战的情况。他看后专门批语:“这篇文章写得很好,标题也好。”而对于文字,他则坚持严谨的态度,其中有一句话我写成:“目前,国内外专家几乎一致共识:GPS是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导航定位技术。”他将“共识”改为“公认”,并且解释道:“这里需要用动词,共识是名词。”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在他的鼓励和支持下,我始终要求采编部门要不断深化对“立足本行业,面向全社会”的办报宗旨的认识,把“面向全社会”这篇科普大文章做好了,报纸才能在“立足本行业”中办出特色。《中国测绘报》之所以从创刊伊始就明确了这一办报宗旨,并且此后每年都能推出一系列有独家特色的报道,与李曦沐老局长的悉心指导是分不开的。

在把握好全局性问题的同时,李曦沐老局长坚持以他深厚广博的文史哲功底和从政多年的丰富经验,为报纸的各类稿件把关。他改稿用红、蓝两种笔,红色字是改错,蓝色字是解释为什么要改,也就是修改原因和理由。对于副刊有些涉及历史人物或事件的稿子,如果写得不准确或不得体,他还会专门介绍一下所涉及的人物、事件及相关评价等。这样做对他而言,会大大地增加工作量;而对报纸和编辑记者而言,则是求之不得的“金玉良言”。说实话,我做文字工作多年,从没有见过第二个像他这样改稿的人,这要花费他多少精力和时间啊!他是怎么做到的呢?有一次我们去他家里探望,他指着满书架的各类工具书说:“我有时记不得哪个字词或典故了,就去查工具书。如果再找不到满意的答案,就打电话问我的同学、同事,他们中有些文字功底深厚,会帮我解决问题的。”原来如此,他在精心耕作的同时,还帮我们拉起了一个可以随时动用的“改错军团”,用今天时髦的话说,这可是一群学术大咖啊!说到这里又让我想起,我们的报纸在1995年到2005年连续4次参加中央部委产业报综合质量评比,在60多家报纸中,本报的名次先后是第26名、第22名、第5名、第2名,成绩一次比一次好。2005年我代表本报在获奖大会上介绍经验,其中专门谈了报纸聘请的特邀审读员发挥的重要作用。

为了更有效地提高采编队伍的写作水平,我们请李曦沐老局长在每年的记者站工作会议上给大家讲课。他平时把审读中发现的问题逐一记录下来,然后分门别类,还经常穿插讲些历史典故、名人轶事、地理知识等。他的讲授每次都座无虚席。

除了审读报纸,李曦沐老局长还为报纸撰写了大量有思想深度、有鲜活内容的文章,是本报名副其实的“资深作者”。1995年,他在《中国测绘报》上发表了《抗战时期的西南联大》一文,该文后经充实,定名为《西南联大——中国教育史上一颗灿烂的星》,收进他的专集《桑榆集》,曾被多家报刊转载。1997年,李曦沐老局长去美国匹兹堡看女儿,发现那里的环境治理有特色,就放弃了难得的旅游机会,让女儿和小外孙陪着,多次跑到该市的两家图书馆查找资料,然后加上他的细心观察和分析,居然在匹兹堡小住的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为本报写出了长篇通讯《匹兹堡沧桑》。一位70多岁的老人,难得出国一趟探亲,却为了给本报写稿,自掏腰包,花费掉在异域的宝贵时光,让家人陪同去查资料,然后翻译、写作,像蜜蜂辛勤酿蜜一样奉献出成果,这样的举动绝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李曦沐老局长对我个人的帮助和提携,更让我没齿难忘。1995年,我参加赴德地籍测绘技术讲习班,回来后撰写了反映德国风土人情和测绘情况的散文,以连载方式刊登在《中国测绘报》上。李曦沐老局长看后认为“很有价值”。在审读时,他认真地为我的小文订正文字差错,后来我将其整理成书,他又欣然为我作序,并且建议书名可为《德邦掠影》,以取代连载时的标题《在赴德的日子里》。2015年底我退休前出版了《测绘新闻谈》和《感恩生活》两本书,当我把书送给他时,他高兴地连声说好,“你做总编辑多年,应该把你的心得、经验写出来,传授给年轻人。”他对我这样说。

“我工作的最后一站来到国家测绘局,和测绘系统的同志,和 《中国测绘报》的同志,结下了工作缘,结下了文字缘,结下了友谊,晚年过得比较充实愉快,这是我感到非常欣幸的。”这是李曦沐老局长常说的一句话,后来他把这句话写进了《桑榆集》,可见他和大家的感情之深。他的一生除求学外,还做过我党的地下工作。他还说起他改名的事,把李晓改成李曦沐,是在新中国成立时,寓意是沐浴在新中国的晨曦里。他认为,比起那些牺牲的先烈,他已经是很幸运的人了。这就是李曦沐老局长,他的学识、修养、人品、风范,让我们永远怀念!

李曦沐老局长千古!

(作者系中国测绘报社原总编辑)

(中国测绘报2017年2月7日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