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度 宽度 厚度

2018-11-09 09:50 来源 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赵斌

21kc11副本.jpg

图为作者(右一)被评为《中国测绘报》2014年度优秀记者。

回想起来,第一次和《中国测绘报》产生交集是在1994年,当时我还是郑州测绘学校的一名学生。那一次,我写的一篇反映外业实习的小故事在报纸上发表了,因此在班上获得了“小秀才”的雅号,着实让我兴奋了一阵子,记得文章的标题好像是《一个苹果》。

岁月匆匆,再次和《中国测绘报》产生交集已是2004年。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生轨迹会因为一次领导慰问和一篇文章而发生巨大的转折,并与《中国测绘报》深度结缘。由此,《中国测绘报》成为我了解测绘行业发展的窗口,成为我体现个人价值的舞台,成为我结识业内朋友的纽带。可以说,是《中国测绘报》拓展了我人生的长度、宽度和厚度。

至今,我仍清晰地记得2004年发生的事。那年8月30日,时任陕西局局长的宋超智到新疆轮台测区看望一线职工,随行人员有《中国测绘报》陕西记者站站长周建勋。他们到达测区那天,恰好是我和同事杜恩军从天山里“打游击”回来的第二天。在测区组织的座谈会上,宋局长和大家亲切交谈,勉励我们年轻人要继承优良传统,弘扬测绘精神,为测绘事业贡献青春、智慧和力量。当他听到我俩深入天山9天9夜完成任务的事情后很感动,当即吩咐周站长,说事迹很感人,一定要好好宣传一下。当宋局长得知我正在自修西北大学新闻学时,很高兴地说:“那这个稿子就交给你了。学新闻的,应该没有问题。我后天从阿克苏返回时带走。”

座谈会后,我赶紧整理9天来的日记,仔细核对地名。当天晚上,我盘腿坐在招待所的床上,凑在笔记本电脑前写稿子。因为怕影响到同屋司机师傅休息,我没有开房灯,借着笔记本屏幕的微弱光线,一个字一个标点符号地敲着。9天来的经历记忆犹新,我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疲劳,不知不觉间已到深夜。大约凌晨4点多,敲完最后一个句号后,我起身如厕,抬起蜷伏已久的身躯,感觉腰部以下都是麻的。

宋局长一行如约而至,我将稿子打印出来,忐忑不安地送到他的手上。在文章的扉页上,我写上了艾青的一句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因为我觉得这句话实在是道出了外业队员的心声。

没想到,几天后中队领导告诉我,说宋局长在赶往乌鲁木齐的路上读了那篇稿子,在乌市将稿子推荐给了在此开会的《中国测绘报》领导徐永清,得到了他的好评。不久,这篇稿子经压缩后以《九天九夜》为标题刊登在《中国测绘报》上,之后又全文刊登在《中国测绘》杂志上,并被评为2004年度测绘好新闻二等奖。

我的人生由此出现了转折。2005年春节一过,大队领导将我从外业一线调到了办公室,我从此告别了仪器脚架,每天与文字打交道,开始了新的职业生涯。那年年底,周建勋站长将我吸纳进《中国测绘报》陕西记者站,我开始在这里学习、进步、成长,与《中国测绘报》交集日频,情缘日深。

记者站是报社工作的有力抓手和支点。在站长周建勋的带领下,陕西记者站极富战斗力和凝聚力,连续多年上稿率都在全国各站中名列前茅。在周建勋、路冠陆、徐小风、王树连、魏永贤、张朝晖等师傅的帮助下,我先从小豆腐块写起,慢慢熟悉消息和通讯写作,逐渐成为行家里手,连续多年被评为陕西站优秀记者,两次荣获陕西局测绘宣传先进个人,3次被《中国测绘报》评为年度优秀记者。

作为一份行业报,报社虽人员不多,但都是精兵强将。大家怀着高度的责任心、使命感,精心编辑着这份报纸,及时进行政策权威解读,记录行业动态和产业发展,是共和国测绘事业的参与者、见证者、记录者。

近几年来,报社承担了很多大型活动的宣传报道和重点工程的图书编纂任务。我的案头就有《西部测图工程纪实》《不忘初心——国测一大队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故事》《经天纬地   开路先锋》《为了大地的微笑》《美丽中国行》《测绘诗歌散文选》等书籍,记录下西部测图工程、第一次全国地理国情普查等国家重大测绘项目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为测绘人留下了珍贵的集体记忆。

特别难能可贵的是,在繁荣测绘文学创作方面,《中国测绘报》做出了很大成绩。报社团结和凝聚了一大批测绘行业的文艺爱好者,极大地繁荣了测绘文学创作。每年一度的测绘宣传工作会议是大家翘首期盼的年度盛会。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测绘文学作为祖国文学百花园中一支清新脱俗的花朵,散发出迷人的芳香。

也许是在《中国测绘报》的影响下,一些直属单位、地方省局和地信企业都非常重视测绘文化建设。如陕西局出版了《陕西测绘60年记事》《先行者之歌》《秦岭测图工程纪实》、职工诗集,复刊了《测绘青年》杂志。新疆局出版了《在那遥远的地平线上》。自然资源部所属国测第一地形测量队编著了《在人生的等高线上》职工文集和影集。南方测绘集团出版了《见证》等,各单位的内刊也是层出不穷。

近年来,测绘行业的一大批文艺爱好者,他们很多人既是单位领导,又是记者站站长,身体力行,笔耕不辍,创作出很多脍炙人口的优秀篇章,已有不少人将文章结集出版。我手头就有陈鲁民的《大愚若智》、朱凤喜的《乡野采风》《远山的回声》、刘戈青的《胡杨秋韵》、尚尔广的《悠悠岁月大地情》、秦福军的《秋月春风》、丘金宏的《测绘情怀集》《吟怀万里集》等,可以说是春色满园,鲜花灼灼。我觉得,这与《中国测绘报》的培养、滋养有很大关系。

10多年来,我与报社不少同仁都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感谢他们对我的关照和帮助,他们是我工作上的老师,生活中的好友。千言万语汇聚成一句话:《中国测绘报》,感谢有你!

(中国测绘报2018年11月9日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