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荡里的穿行者

2018-06-13 13:55 来源 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江云 邓云

21fd9副本.jpg

测绘队员在水塘中采集数据。

一片汪洋的芦苇荡里,老刘拄着碳素杆艰难地向前迈着步。水越来越深,逐渐没过了他的腰身。为了不让水打湿仪器,老刘不得不高举着碳素杆,一手扒开芦苇,倾着身子向前挪。他将碳素杆伸长往水中一立,随着仪器“嘟”的一声,终于完成了一个水塘中间的高程采集。这样的点数据,每隔三五米就需要采集一个。

老刘是赣南测绘院的一名老员工了,这10多年来一直在宁波小队跑野外,涌城的各个角落,他基本上都跑遍了。五一前夕,由于甲方宁波市测绘设计研究院杭州湾滨海新城扩建区域内新建道路测量工程项目告急,便临时增派了赣南测绘院2平方公里共计24条设计道路的土方测量任务,要求一星期内先提交3条加急道路的成果资料。院里便派出老刘等3个作业组一起来测量。

这不,老刘他们一早就驱车赶往测区。一个多小时后,便抵达目的地。这是一片很大的滩涂湿地,区内芦苇丛生,水塘密布,沟壑纵横,测量条件极其复杂。面对这样的地形地貌,小组成员不由得叹气。不过,好在这一带无人居住,RTK测量信号不会受到干扰。

3个小组按芦苇区、挖掘区、水塘区大致分工后,大家便麻溜地穿好水鞋,架好仪器,手持RTK流动站奔向各自测区。老刘分在水塘区。他原打算先沿着水塘边沿打一圈点,谁料刚没走几步,脚下一滑,人踩水塘里去了,顿时浑身湿透。好在水不深,刚过膝盖。老刘苦笑着,既然下都下来了,干脆就多采集几个中间点吧,这样土方也能计算得更准些。于是,便有了文章开头的这一幕。

老易和老刘年纪相仿,两人都是已经将近退休的年龄。他们这组负责芦苇丛里的数据采集。芦苇丛里,杂草丛生,人钻入芦苇丛里瞬间不见踪影。忽地一下,老易从芦苇丛的另一头钻出,脸上、身上被芦苇割了几条红口子。

另一组老徐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前两天持续降雨,让这一带泥泞遍地,异常难行。没走几步,组员们的裤腿上就裹满了泥巴,完全盖住了鞋面。

等老刘测完这个水塘上岸,已经是大晌午了。而周边类似这样的水塘还有很多个。冷暖交替的5月,时而炎热时而阴凉。不时轻风吹来,吹得老刘打了几个寒颤。幸好有经验的老刘早有预料,多带了套秋衣裤。

召集大伙集中后,老易从包里拿出了面包和饼干等。周边没有商店餐馆,来回行程几个小时,午餐大家就这样将就吃点。几十年测量工作生活,大家也早已习惯了。

老刘边吃边和老易商量,像这样深的淤泥,穿水鞋根本走不动,就算有船,水面不深也移动不了,接下来的水塘干脆就脱了水鞋下水测。老易无奈地表示,为了赶工期,也只能这样。

匆匆用餐后,他们又开始了数据采集。临近傍晚,天空飘起了绵绵细雨,可他们依然不管不顾,继续在芦苇丛中穿行,如同一串跳动的符号,将一个个水塘、一堆堆土包、一片片芦苇荡,连成美丽的地形图。

(中国测绘报2018年6月12日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