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地制宜 主动创新
—— 测绘地信助力广西自然资源资产管理综述

21fb2副本.jpg

技术人员利用无人机进行自然资源数据采集。

随着新组建的自然资源部正式走上历史舞台,“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有了统一的“大管家”,这场重大变革的历史意义在于,重塑了自然资源管理的新格局,建立科学高效的空间规划体系并监督实施,履行好全民所有各类自然资源资产所有者职责。

以现代测绘地理信息技术手段更好地服务自然资源管理,是测绘地理信息这一古老行业在新时代肩负的新使命。在距离北京2300多公里外的广西壮族自治区,测绘地理信息工作正根据当地特点,因地制宜地服务自治区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为保持广西青山常在、绿水长流、空气常新的绿色可持续发展贡献力量。

统一空间规划 打造“广西样板”

在地图上用绘制工具随意选择一块区域,屏幕上立刻用红色图斑标注出这片区域内冲突地块的位置和面积大小。这是记者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多规合一空间规划基础信息平台上看到的柳州市鹿寨县区域内的一块土地。

解决空间规划重叠问题是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中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广西地大物博,自然资源丰富,空间规划重叠问题更为突出。2016年底,广西被列为全国9个省级空间规划试点之一。广西局主动作为,积极与自治区发改委进行深入研讨,最终确定以地理国情普查数据作为空间规划的现状本底数据库,并将其他空间数据以普查数据为基础进行修正转换。

“空间规划有如一个大棋盘,起到统领作用,往后所有的规划都要在这个统一的基底上进行”自治区地理国情监测院副院长叶科峰形象地比喻道。勾画一张蓝图,首先当统一“棋盘”。利用地理信息技术和数据优势,是统一“棋盘”的有效途径。

以柳州市鹿寨县为例,“我们对坐标体系梳理后发现,原先各类规划所使用的坐标系不尽相同,有的是1954年北京坐标系,有的是1980年西安坐标系,本是同一块地,经过坐标转换后,边界不吻合,图斑交错,很难判定,给管理工作带来很大困扰。”叶科峰说。

为了让“棋盘”清晰明了,工作组边学习、边实践、边总结,多次派专家到柳州市各区县以及贺州市收集各类专项规划和统计数据,最终分四步走进行了底图统一。首先,统一数据格式,将不同数据格式的各类规划统一转换。第二步,使用2000国家大地坐标系对空间坐标系统进行统一转换。第三步,以地理国情普查和基础测绘数据作为空间规划的现状本底数据,开展资源环境承载力和国土空间开发适宜性双评价工作。最后,在双评价基础上科学划定“三区三线”。 

“这样做既符合国家政策要求,也更加适应‘多规合一’试点工作要求。”据叶科峰介绍,在此过程中,工作组还主持起草了一系列技术规程,为空间规划做足了技术准备。成套的技术路线解决了现有各类规划自成体系、内容冲突、缺乏衔接协调等突出问题。工作组还协助搭建了省级“多规合一”信息平台,为构建全区统一、相互衔接、分级管理的空间规划体系提供了理论和技术支撑。

遥感“天眼”对比监督“天坑”修复

在自治区遥感信息测绘院遥感监测中心,记者获得了多张遥感影像图。这些图片以“天空之眼”的视角,让我们直观地看到北海市合浦县美丽的海岸线被不法分子挖得满目疮痍。而如今,这些伤痕正在逐渐愈合。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合浦迎来了历史性的发展机遇。2016年,合浦县沿海的公馆、闸口、白沙三镇一带因滥采石材造成“天坑”破坏生态环境的问题,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事件发生后,自治区遥感信息测绘院立刻做出反应,利用遥感技术对沿海采矿环境进行监测。

“我们利用2013年和2017年的遥感影像,提取了合浦县沿海区域矿坑的分布信息点,通过对比看到截至2017年12月,闸口镇沿海采石场的面积均没有出现明显扩大的情况,部分矿坑已经变成坑塘水面,处于闭坑状态。”遥感监测中心黄友菊在电脑上为记者进行了遥感影像卷帘演示。

随后记者又来到合浦县闸口县新平村实地,目光所到之处是规整的防护栏和清晰的生态修复流程图,防护栏内的矿坑里已经灌水复垦为养殖场。防护栏外一期修复工程正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据了解,自治区遥感信息测绘院通过利用多源、多时相的遥感卫星影像,结合地理国情普查监测成果,对近15年来合浦沿海采矿区空间分布及周边生态环境进行了全面调查。同时对“天坑”周边环境进行周期性的数据对比,对变化信息进行采集、分析和统计来监测坑体的新增、扩大等变化情况,将原有坑体治理进度及效果进行分析,将这些成果及时提供给管理部门,有助于及时了解“天坑”的治理情况。

“我们利用遥感影像对全县矿坑进行拉网式排查,第一期工程又根据地理信息数据对比分析掌握周边生态环境,对矿坑整体生态环境进行统筹考虑。”合浦县常务副县长谭奇志说。

2015年至2017年两年间,合浦县闸口镇沿海矿区耕地面积增加158.97亩、林地面积增加15.25亩、水域面积增加328.06亩,自然资源利用与生态保护明显改善。“今后我们将把这里打造成一个集旅游、养殖、休闲于一体的产业基地,把坏事变好事!”谭奇志笑意盈盈地说。

搭建信息平台  助力林业监管

离开合浦“天坑”,记者紧接着来到著有“海上森林”之称的红树林自然保护区,茂密的红树林在海风中摇曳。在这里,记者采访到自治区遥感信息测绘院资源环境工程分院负责人吕华权。近年来,广西壮族自治区红树林面积已达到7300多公顷,居全国首位。

红树林湿地生态系统只是广西众多森林生态中较为特别的一种,丰富的森林生态需要细致准确的各类林业资源调查,而地理国情普查及监测、遥感影像、自然资源地理信息大数据等技术成果正好能为林业资源调查提供详实有力的技术和数据支撑。2017年7月,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厅与测绘地理信息局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建立长期合作关系。

“我们充分利用遥感影像和相关测绘地理信息成果,查清了各时期广西林地及森林资源状况和分布,形成了各时期数据精准、标准统一、更新及时的现势数据库,协助林业部门全面核实并修正了林地‘一张图’,并在此基础上与林业部门合作研发了广西森林资源动态监管平台。”吕华权介绍。

 在广西林业厅八楼会议室的大屏幕上,记者看到了这个能够实现“森林资源监测全覆盖、生态敏感区重点监测”的森林动态监管平台,点开首界面,主要包含二三维展示系统、森林资源变化遥感智能检测和预警系统等8个子系统,每个子系统中包含了各时期森林资源状况的基础地理数据,除此之外,平台还专门建立了森林火灾、保护区、天然林和人工林等专题数据库。

“通过卷帘分析不同时期遥感影像,结合对比林地调查、生态红线、保护区、森林公园等数据,区划疑似变化图斑,分析各时期破坏森林资源案件情况,推进森林资源督查的针对性和高效率。”野生动植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处长蒋迎红说道。

“多规合一”、矿产开发、森林监管……记者笔触所及只是广西测绘地理信息技术手段服务自然资源资产管理的一小部分。窥一斑而见全豹,现代化的测绘技术手段、海量丰富的地理信息数据已经广泛应用到了国土、发改、统计、审计、环保、旅游、扶贫、应急等20多个政府部门,随着测绘地理信息工作更加全面、深入自然资源管理大格局,地理信息空间基底必将发挥更加广阔、巨大的应用价值。

(中国测绘报2018年6月8日第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