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神妈妈

2018-05-16 09:07 来源 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姜琳

妈妈是一位普通的测绘工作者,从我记事以来,我就看着妈妈整天背着又大又沉的灯箱,奔走于单位和家庭之间。夜里很多时候,我都是一觉睡醒,还看见妈妈辛苦地俯首赶图。我那时还小,并不了解这个行业的特殊。看着妈妈当时的背影,我就决定,以后不管干什么都不干测绘,而那时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当总经理,挣很多很多钱,然后带着妈妈到处旅游。

时光飞逝,转眼间,十几个春秋过去了,我也不再是当时那个只会整天幻想的小毛孩儿了。现在的我是一个已经工作十多年的上班族了。可能是上天给我开了一个玩笑,以前死活都不要干测绘的我,现在和妈妈一样,也是一名普通的测绘人,只是妈妈干的是技术活,而我则是在办公室干着和文字相关的事情。

虽然现在科技发达了,作图全部改成了电脑,作业员不用再背着灯箱到处跑,但即使是这样,工作强度大、难度高的状况依然没有显著改善,以前画图该费的精力,现在一点不少费,只是修改和保存比以前更便捷了而已。我也在生产一线实习过,我知道那种为了一幅图纠结好久,一直没有定论是什么感受,所以我更能体会到妈妈当时的辛苦。

十多年前,姥姥因为脑梗,左半边瘫痪没有知觉了,每天的饮食起居都需要有人伺候和照顾,现在的她脾气变得古怪异常。医生说,她的病要经常锻炼,要让堵塞的血管流通,这样她的病才能好转,一旦放松锻炼,那就会一天比一天严重,最后有可能会危及生命。换成别人,肯定是希望自己通过锻炼,变得越来越好,不用靠别人,自己也能行动自如。但姥姥却恰恰相反,只要一和她提有关锻炼的事,她就开始不停地找事、闹脾气,给我的感觉是只要不锻炼,干什么都行。妈妈说,因为姥姥以前身体一直很好,突然间自己像个废人一样,什么都做不了了,难免心理上会有些落差。

自从表姐生了孩子,原本一直在姨妈家住的姥姥因此回到了测绘局,也因为这样,妈妈不得不接过姨妈手中的接力棒,开始承担天天伺候姥姥的责任。自从妈妈每天推姥姥上下班开始,这个50多岁的中年女人,就要在一个单位和两个家之间来回奔波,无论严寒与酷暑,始终如一。很多前辈都跟我说:“你看你妈妈多辛苦啊!”确实,这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虽然赡养父母是每个子女应尽的责任,但碰到一个难搞又爱折腾子女的妈,这其中的无奈与无力感是最让人无法忍受的,而妈妈和姨妈一如既往地照顾姥姥十几年。很多时候我都看到妈妈在默默地流泪。

冬天,妈妈怕姥姥坐在轮椅上冷,又是棉被又是棉衣地往上加,结果所有的重量都加到了那双推轮椅的手上。夏天,西安的温度都在36度以上,即使这样,妈妈依然推着姥姥往返于单位和家。为了上班不迟到,不耽误工作进度,妈妈还必须起个大早,伺候姥姥洗漱、吃穿,给一家子都做上早饭,自己还来不及吃,就又推着姥姥启程了。从家到单位,徒步有1小时的路程,妈妈顶着太阳、推着轮椅,行走在车辆穿梭的马路上,就算汗流浃背,脚底裂开口子出血,我也没听到妈妈抱怨过。看着妈妈每天渐行渐远的背影,我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在她这个年纪的女人,应该是很会享受生活、很会懂得自我调节的,就拿她的同事来说,都是生活过得很滋润的人,只有她,衣服舍不得买,好吃的还要留给我们,自己比谁过得都节俭。很多次我都问妈妈为什么不和她的同事一样,她只是笑笑。

很多时候我都很想告诉妈妈,不用再这么辛苦与操劳,我工作了,也挣钱了,我可以扛起这个家了。只是觉得有时候当面说这些会有些矫情,所以这些话一直藏在我心里。我希望我能用行动来证明,我也知道,妈妈一定会明白我对她的爱。我想,妈妈可能也是用和我同样的心情去照顾姥姥的吧!

现在,妈妈已经从她工作了一辈子的岗位上退休了,我想告诉她,妈妈,您辛苦了,接下来家就交给我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妈妈,母亲节快乐!

(中国测绘报2018年5月15日第四版)